「愛」不是「需要」。

這句話我不知跟別人說了多少次,也不知寫過多少次,更不曉得在心中提醒過自己多少次,愛不是需要。

然而我有了更深的體悟,這體悟無法用言語形容。

我的鳥,張逼雞,15歲的小鸚鵡,這半年來不知為何我開始很害怕失去牠的那天到來,閱讀肯恩的《性.金錢.暴食症》彷彿一個個穴道被打通,這次通了的是這個點。

「我們飽餐一頓,心滿意足,可是幾小時甚至幾分鐘之後,匱乏感又來了,又想再吃了。睡眠也一樣,我們累了,一夜好眠後,神清氣爽,但不過幾個小時,倦意再度襲來,我們又得重複前晚的作為,再好好睡上一覺。活在肉體裡的生命就是這副德性,為此,人間永無饜足之日。」

「因此,我必須織好特殊性的網,把你引誘進來,你才會乖乖就範,滿足我的需要,填補我的生命,讓我覺得圓滿無缺。」

在看到書中這段時,我突然明白,我之所以害怕哪天張逼雞離開,終究還是因為我對牠有「需要」,無意識地用牠來填補我的內在匱乏,否則我不會那麼恐懼失去牠的分裂感。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學習放下對牠的需要,更多的自我覺察,更徹底的收回投射,丟掉更多舊有標籤和錯誤信念,我想這樣認真努力的操持,終能突破瓶頸,化解對牠肉身死亡的恐懼。

為什麼明明放在眼前都懂的道理,明明知道當對失去某人某物有所恐懼,就是因為匱乏造成的需求作祟,當面對自己重視的對象時,卻還是看不透這一切?人怎麼能無明至此?為什麼會這樣的盲目?

體悟的那一刻,我大哭不已。

此刻我才明白在修行時很多哭泣的時刻,也許是因為小我被化解。

被化解的那一刻,有痛、有不甘、心很疼,更多是難以形容的感受,無法言述的經驗,所以也只能哭了。這種哭簡直是反射動作,無法控制,無法抗拒,哭到抽搐。

哭完後回歸平靜,有些汙濁變得清明了,淚水彷彿洗滌了什麼。

我知道轉化的速度已越來越快,因為有時我看到自己幾個月前寫的文章,竟會覺得觀念落後,像是遙遠的歷史。

或許這就是奇蹟說的,祂會替我們縮短時間,原本需要千百劫,竟可瞬間抵達終點;好像永遠化解不完的小我,或許真的有回歸虛無的那天。

但願當張逼雞停止呼吸的那天,我能用愛迎接,明白牠和我其實沒有分開過。

我們都是一體,萬物都是一體,對這樣的觀念卡住好一陣子,想說礦物動物植物到底要如何一體,原來不是在這兒,是在心靈之內。

只要能徹底放下恐懼,我願付出一切代價。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