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

清晨四點多地震,如果你也在台北,這將成為我們的共同經歷。

啾啾被地震嚇得撞籠,我則因此被勾動內在恐懼,想去上個廁所,怕黑,結果沒去。

我問自己:為什麼怕黑?因為怕鬼,為什麼怕鬼???

沒有答案。

恐懼是毫無道理的,向來如此,只是小我擅長用各種手法讓它看起來合理。

地震後小栗子提醒我,不要著於外相,連我想像他用松鼠的形象給我安慰,他也阻止我,他特別不希望我把他跟松鼠聯想在一起,也告訴我不要太過執著於周圍動物的外相。

安撫啾啾同時,我內心還怪罪起前任「就算發生天災也不會來關心我」,事後想想,小我這種怪罪毫無邏輯,只是把內在罪咎投射出去罷了。

然後我翻看肯恩的書,心情稍微緩和些。

肯恩如同我精神上的父親,若沒有他的指引,我修奇蹟課程宛如瞎子摸象。

說到父親,可提及這回的分手,觸發我對愛深切的渴望,竟然打破了多年來的心牆,爸爸過世時,我曾大大鬆了口氣,覺得此生最怕的人終於無須再怕,殊不知我內心的小女孩仍然想要爸爸的愛,我哭喊著他為什麼不愛我,小時候他是非常疼愛我的。

當年跟第三任男友分手時,我也追溯跟原生家庭的心結,彼時對爸爸還有極為強烈的恨,恨之下是深深的恐懼,因他從一個疼愛我的父親變成傷害我的仇敵,如何能不怕?消化多年,慢慢不再介懷。

這次的前任,在分手事件表面上雖然處理得很爛,但其實真可說是我的貴人,如果不是他斷然離開,我大概不會這麼快速地去清理許多課題,包括看清楚我自己曾有的背叛是想要被愛、對離棄我的家人是想要愛與被愛、對爸爸是想要愛與被愛、對逼雞和小栗子及其他動物是覺得沒資格去愛與被愛。

一切課題都集中在愛上,或許人到頭來要學習的也只有愛這個課題。

前任小我十歲,也不過是個孩子罷了,任何來到我面前求助的人,我都能將他們看做是孩子,報以憐憫憐惜之心,那怕他們做了比前任更過份的事,包含我自己年輕時可能也比他更離譜,卻未曾自責.....何以待他便失去這份仁慈。

肯恩說要「仁慈對待自己,寬恕自己無法完美地去愛所有人,謙虛地接納自己的限度,同時也不會因著這些限度而攻擊自己。」

我只能仁慈地對待無法仁慈看待前任的自己。

我真願意遇到你,然後跟你水乳交融,全然喜悅地相愛,可矛盾的是,我仍希望我的身體對你而言性感美麗,對你具備一定的吸引力,持久而鮮明,但這有違愛的真相。

或許有個可能是:我們因為真實的相愛,所以覺得對方的一切都很美好,這愛永恆不渝,那我們都會一直愛著對方的樣貌,哪怕走樣衰老。

回頭覺醒來,我久違地很快感覺有點神清氣爽,因為小栗子一直叫我「不要擔心」。

「老鼠,我覺得今天好像可以是不錯的一天。」

「何止不錯,如果你每天都跟我在一起,就能感受到唱愛之歌的歡樂!」

「有這麼好的事嗎?儘管我有一部分在害怕,但我願意試試看。」

「放下你的擔心吧,媽媽,你就是太愛擔心了。」

吾愛,我希望你能比我強大,能照顧我,保護我,疼愛我。

但我清楚知道自己尚未準備好,尚未能成為一個愛者,目前的我應是無法好好愛你的,我連自己都還沒有能全然地愛。

昨日我想到過去對小栗子造成的痛苦與死亡時,與 J 有段對話。

我:為什麼會這樣?我願代他受苦。

J:孩子,放下你的起心動念,你若要他活在愛裡,永恆圓滿,應當以愛祝福他,而非選擇用受苦取代受苦,那就逃脫不了受苦模式,這是多麼荒謬。

我:我難道不用懲罰自己?

J:放下那些起心動念,那只能通往地獄,而非天堂。

剛剛我又想到逼雞了,他也要我用愛祝福他,而非「代他受苦」,他還要我將他從那具小鳥形象中釋放出來,別再將他侷限於肉身軀殼內。

如今的他已歸返實相,時時與我同在,他深愛著我,可能在這世於我,他代表的是「不離不棄」的愛,總是守護著我,身心都忠誠。

我從未放棄過愛情,我還是願意去愛,但這回,要往真正的愛邁進了。

 

2019021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queen 的頭像
queen

小羽毛行動工作室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