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

今天不是個容易的一天,有天我將親口向你述說我的經歷,相信你能明白我所要表達的。

站在一個較高的視角來看,無論是家變、逼雞的事或分手,這些看似巨大的創痛,都只是微小的刻痕,因為它們無法阻礙我回歸愛的道途。

我再度看到了舅舅當初的訊息,也想到前任分手的訊息,他們的訊息同樣讓我覺得痛苦,我問自己到底痛苦什麼?

一是我認定他們剝奪了我所曾擁有的,肉眼可見的物質和慰藉,這等同於奪走愛。

二是他們若在心中對我持有成見,他們的看法讓我受傷,因為那其中包含「我不被愛」的成分。

三.........無論從哪個角度看,會讓我痛苦的源頭,都是失去愛。

我這樣一直去看,一去看自己的傷口,Sherry說我很勇敢,我不知道是不是,但我寧說自己忍痛度很低,我受不了那些被隱藏的腐壞惡臭,我想要將它們全掀出來,全清乾淨,痛歸痛,但應該會好個徹底。

去推敲想像那些看似傷害我的人,狠狠地傷害自己一場,然後再放下那些無明妄念。

但我不願去恨,我既不能殺了他們,也不想殺了自己,恨使我走投無路,引火自焚。

我只能去愛,愛才會讓我解脫,讓我的心靈掙脫桎梏,得到自由。

請告訴我你愛我,我需要你的支持,我需要從中獲得力量。

在這自我折磨的過程中,我發現我在打擊和貶低自己,小時候我和同班的一位女生長得很像,大家都說我們是姐妹,但有男生喜歡她,卻沒有男生喜歡我,不知怎地,我自己做出了結論:她一定長得比我可愛,我一定長得比她不好看。

自此之後,我對自己的長相自卑,還曾責怪媽媽為什麼沒把我生得遺傳她和爸的優點。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做心理建設,學習不要評斷和否定自己,外表逐漸不再困擾我,但這回有個太狗血的橋段,還是勾起自卑感,畢竟這是小我最擅於利用的手法。

我明白自己內心深處對於外相形貌仍有分別心,比如我覺得玄鳳最可愛,而某些鳥不可愛;有些異性是我的菜,有些則否,這分別心不可能只對外不對己,只是在我自己身上比較輕微罷了。

停止,我要停止想像別人對我的評判,無論那些人是否真的那樣想,我都不該再傷害自己了,任何對自己的負面評判,無論來自他人或自己,都是百分之百的自殘。

至於「正面」的評判,欣賞自己的優點,也不過收一時之效,要是無法悟透那完美自性才是萬物的本來面目,那再強力的肯定也要破碎。

對於他人的評判,我只能誠實去看自己,然後學習放下那些評判,看出弟兄的完美自性,看出表相並非真相,然後寬恕自己無法完美地去愛弟兄。

這些內心的折磨,實在煎熬難受,今天要做個了結。

即便明天我依舊無法擺脫小我,今天也夠受了。

人怎麼能這樣苟活著?無時無刻都有或隱或顯的妄念和恐懼,有時我真的分不清楚是妄念勾動恐懼,或恐懼引發妄念。

我內心總想成為一個很強、很棒、很優秀,贏過其他人的療癒工作者,但從此刻開始,我要時時修正自己,成為一個活出愛的療癒工作者。

為了逃避親情斷裂的創傷和填補親情匱乏的缺憾,我進入了一段短暫的關係,最終還是得回來面對自己的這些瘡疤膿血,說明該面對的逃不掉,我不再逃了,這次就讓我一箭數雕,把這些傷通通翻出來處理個淋漓盡致吧!

我再度犯了用他人行為來判斷自己的老毛病,常年來我經常提醒自己也灌輸客戶萬萬不能如此,只因這是世間最瘋狂的思維之一,別人的行為想法永遠只代表他自己,怎可作為論斷自己價值的依據?

一時不查陷入蒙昧,我要清醒。

經歷一整天的折騰,我呼求、聽教學、看課文、閱讀肯恩的書,終於能平緩下來,擺脫對小我的依靠,聽見愛的呼喚。

比起戰爭,這更像是陷入心靈的泥淖,不知何時踩入泥漥,就這麼陷了進去,泥漿一下子淹沒我,侵入我的鼻孔,幾乎讓我不能呼吸,但又不知何時,我忽然發現岸邊有繩索可以攀升,然後艱苦地爬上來後,轉頭一看,發現根本沒有什麼泥漥。

我的愛,你能想像這種跟虛影搏鬥的疲憊嗎?

我但願你不曾受過這樣的苦,可假若你未曾經歷過這樣的砥礪,又怎能成為我強大的伴侶?要是你生來便是天之驕子,已然涅槃,那我大概會嫉妒你的。

不說了,既然你是最適合我的,那便無須我操心這些。

好在我一天的最後,還能跟J和逼雞他們連結,否則這真不是人該活的一天啊。

 

20190211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