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朋友去看醫生,因為護士們的態度,讓我生起抗拒心。

我站在一個想保護朋友的立場,認定了護士們該做什麼以及不該說什麼,於是當下很想反駁和糾正她們,心中不停地批判,但最終我記起要寬恕,於是沒有發作。

事後想想,站在護士的角度來看,她們沒有錯,只是用她們的觀點和立場去做她們認為自己該做和該說的

但如果我當下能直接以J的眼光看待就好了,我還是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好一點,再好一點,以便離回家的路更近一點,時間縮短一點。

以此為記,提醒自己要小心小我的技倆,它總會假藉各種名目試圖攻擊,即便是以公理、正義或照顧者的姿態去包裝。

我還有許多積習需要透過外境才檢視的出,希望我莫忘寬恕與愛,對了,還要寬恕自己今天做得不夠好。

 

 

 

 

 

 

全站熱搜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