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灰 (1).jpg

小灰來我家應該有兩年,那時在芝山文化綠園的得得之家當義工,牠在工作室(比較不適合群養的殘障鳥會單獨放在工作室),看起來爛爛一坨,我一時發神經就把牠拎回來。

小灰 (2).jpg

小灰的腳殘障,右直左彎,不知道是先後天因素。

右眼是瞎的,剛開始帶回來時右半邊的臉看起來很詭異,有一層黑嘛嘛的"殼"包住,而且有腐臭味,放一陣子我覺得很怪,把牠抓起來研究,才發現那是超多眼睛分泌物累積,最外層都乾硬掉了,掀開"殼"後,裡面還包了一大堆黃黃白白濕濕軟軟的髒東西,可能之前經手的義工都以為是受傷結痂,難怪臭在那。

(當時我超傻眼,應該拍照留念讓大家吐一吐這樣XD)

清乾淨後牠的右眼總算露出來,原來眼睛還在(驚),只是沒有視力;眼睛的分泌物到現在還是三五天要清一次,不然恐怕又會變成"殼"吧。

小灰 (3).jpg

正面可以看得出牠左腳蜷曲。

像這樣長期趴臥的鳥因為會壓迫到內臟器官,所以通常不長命,哪天掛了或發生什麼莫名病狀也不稀奇;照顧牠很簡單,牠會自行吃喝,只是清理上的方式跟正常鳥不同。

小灰 (4).jpg

因為牠腳的關係,所以屁屁或尾巴會沾到屎,我想到時就幫牠修剪尾羽和拔掉髒毛,牠一開始很緊張,會狂掉毛(註),現在慢慢比較沒那麼怕;但看得出來牠還是超不爽我這樣抓牠。

註:鳩在緊迫時會掉很多毛,可能在野外也用這招分散敵人注意力借此脫逃。

小灰 (5).jpg

小小的整理箱是牠安身立命的窩,一邊是水一邊是飼料+紅土這麼簡單,一周會換1~2次報紙。

曾有鳥友問我為什麼不給牠大一點的空間,但我考慮的是:我整理方不方便。

說過很多次,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有愛心,對鳥所做的一切,是我在能力範圍內"想做"和"能做",所以我幫小灰的生活品質打六十分(這是給我自己評分),我的生活品質分數一定要比牠高,我認為照顧者如果沒辦法照顧好己身各層面的需求,也沒辦法永續經營"照顧鳥"這件事情。

也可以很坦白的說,我所能/願意給小灰的(或說救傷這塊),就只是基本的照顧,連放風都只在幫牠清便便時;其他時間分配,我拿去給自家的鳥、寄宿的鳥;但更重要的是自己,有時某天我狀況不好需要休息,會犧牲一下大家的放風時間,因為如果不這樣做,可能要犧牲更多,我不願當被貓吃掉的愛心媽媽。

學習把自己擺在最重要的位置,也是鳥民宿這個工作給我的深刻體會。

小灰有個很可愛的習性,是牠也會捍衛領育,牠的領域範圍就是牠的整理箱,我用手指頭嚕過去,牠會兇狠的用嘴攻擊我,可是一點也不痛哦,哈哈~

p.s雖然有點捨不得,但歡迎有志者認養小灰,如果你覺得你可以比我照顧得更好,詳細條件來信詳談,我很龜毛請見諒。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