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路紅豆 (1).jpg

↑ 咪路+紅豆

這兩個小傢伙都是我的菜。

馬麻說,兩隻都是撿到的。聽太多鳥友羨慕能撿到鳥,心中其實無感,一來自己撿過(不撿也有人送來),再是之前在鳥會看過民眾拾獲各種鸚鵡,小鸚吸蜜賈丁凱克甚至金剛,我只覺得麻煩,不懂想撿到鳥的渴望何在。

在跟咪路和紅豆相處後,我頭一次心裡真正有浮現:撿到還真幸運。

咪路紅豆 (4).jpg

咪路非常的黏人,出來就是站在肩膀上,不找其他鳥,也不去玩,也不被食物引誘,牠除了飼料外幾乎都沒興趣,頂多到地上走走對著腳開愛心翅膀,牠對人類的執著遠勝其他任何事物。

本來這麼黏的鳥,依照我個性是會受不了的,但牠會用娃娃音(對!志玲姊姊。)說林咪咪,咬字不清聽起來像李米米;還會說"林咪路,嘖!"模仿親吻的聲音,我咳嗽牠也咳,用毛巾挑逗就說個不停,實在太太太可愛,我就包容了牠的黏,可以想像男人為何會對娃娃音酥軟。 (是這樣嗎?)

咪路紅豆 (2).jpg 

照片可以很明顯看出牠啄羽的傷口,我照例推斷是繁殖焦慮(註1)造成的咬毛現象,馬麻說牠只有磨過一次屁屁,後來再也不磨,用手指給牠試磨,牠很生疏的調整位置,馬上漸入佳境。

我原本有想說,是否壓抑太久讓牠自殘特別嚴重,但住宿幾天牠都有磨屁屁,傷口卻越咬越大,顯然不是牠已經咬成習慣,就是另有原因。

咪路紅豆 (3).jpg

傷口雖然咬得有點大,但我只用白藥水幫咪路消毒,牠生命力很旺盛,想來不會弄死自己;但馬麻說鳥醫生怕牠咬到氣管,故在家裡會帶著伊莉莎白頸圈;像這種啄羽較為嚴重的情況,要不要天天套著喇叭花,飼主可以自己衡量。

有隻曾來寄宿過的九歲牡丹,每隔一兩週就會把自己的屁股啄破一個大洞,流血流到血會在腿上凝結成塊,剛開始我非常驚嚇,但後來發現牠癒合速度很快,所以也只做消毒工作,飼主本身也沒有幫這隻牡丹上頸圈。

九歲,也許早就過了發情期,這樣還算是繁殖焦慮嗎?對於鳥類的行為和心理,仍充滿人類未知的謎題。

咪路紅豆 (5).jpg

我會對著咪路說,不管你咬不咬大家都愛你呀,這樣咬也不會比較帥,然後幫牠做個我自己的懶惰版譚寧冥想(註2),不過牠的傷口仍然每天漸漸變大。

人不也是相同嗎?即使沒有逼迫也沒有威脅,我們依然會常常拿著無形的刀往自己心上割,邊割邊喊痛就像鳥邊拔毛邊慘叫,究竟是痛苦找上我們,還是我們自己選擇痛苦?

咪路紅豆 (6).jpg

紅豆個性單純的多, 吃喝玩樂和撒嬌摸頭就能滿足。

牠長得非常美,臉上還帶有小孩的稚氣,馬麻說牠會高高低低的叫,可是寬寬的體態看起來像女生。

咪路紅豆 (7).jpg

個性活潑好動獨立又大方,社會化程度頗高。

兩隻個性差距超大的玄鳳,讓人禁不住揣想牠們以前的生活背景。

 

註1:相關文章請見 http://queen516zz.pixnet.net/blog/post/34329747

註2:相關文章請見 http://queen516zz.pixnet.net/blog/post/35464559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