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咕.JPG

咕咕是啾啾家後來撿到的鴿子,昨晚我收到啾麻的信說咕咕走了,一直有鳥友問說腳癱瘓的鳥要怎麼照顧,咕咕正好就是兩腳僵直,我卻一直忘記幫牠拍照,主人那邊也只有這張,以下的故事感人,也有照顧殘障鳥的參考價值,跟大家分享一下:

下文轉貼自

http://www.facebook.com/jewel.hsu#!/notes/jewel-hsu/kan-jian-gu-gu-kuai-le-de-fei-xiang/455331434468

作者啾麻Jewel Hsu

 

看見咕咕快樂的飛翔

星期六,雨滴像小水珠般的漫天紛飛,相思樹娟秀細長的葉子,沾滿了點點透亮的水滴,我撐著傘,在樹下看著阿明一鏟一鏟的在泥地上慢慢挖出一個長形凹槽。

一年多前,阿明的同事撿來了一隻賽鴿,雙腳向後直直的伸著,大家推測,應該是在飛行的時候,被車擦撞或者是甩到電線,雖然是受傷了,但卻有著不服輸的銳利眼神。當天我們立刻送到賽鴿醫院去檢查傷勢,鳥醫生(醫生人很好,一點兒都不鳥)說,養一陣子,也許體力恢復了,就會復原。於是我們把咕咕的腳環剪斷,宣告牠的自由,然後咕咕就暫時住在一個紙箱裏;但才隔幾天,問題來了,咕咕常常拍動牠的翅膀,一直與箱底撞擊與磨擦的結果,竟然在胸口磨出了一個深可見骨的傷口,我們趕緊送到鳥醫生那兒。醫生幫咕咕擦了藥,又送了我們一件小鳥用的復健衣,可以把咕咕的翅膀與身體包覆起來,只露出頭與二隻腳,然後把復健衣連著咕咕吊起來,這樣也可以有利咕咕的復健,鳥醫生還教我們怎麼幫咕咕作復健。養了一段時間後,經過按摩、水療..咕咕還是沒有好轉,而且還有拉肚子的現象,我們又回去找鳥醫生,這次除了看病,還問了安樂死的事,因為我實在是不忍心看咕咕這麼折磨,醫生明確的告訴我們他不做安樂死,然後他用手掌撐著咕咕的腳說,"你看你看,牠的腳比較有力氣了呀(其實並沒有),再養一陣子看看吧..",於是,在鳥醫生的鼓勵下(其實是半哄半騙),咕咕就這樣留了下來。

回到家後,看咕咕老是全身被固定著,也不是辦法,於是我們就從阿明的舊襯衫裁下了一片布,剪了3個洞分別穿過咕咕的頭跟腳,然後二邊固定在紙箱上,從此之後,咕咕就一直生活在這個"吊床"上。這期間,咕咕最大的二個問題,一個是拉肚子,進出了鳥醫院好幾次,再則是不安份的拍打翅膀,老是把自己的翅膀卡在布的邊緣上動彈不得才肯罷休,等到我下班回家解救牠時,布上通常已是血跡斑斑。而尤其當咕咕換羽毛時,牠就更辛苦了,因為整理不到自己的羽毛,常常看到牠身上遍佈著羽管,我們幫忙也很有限,每每看牠受苦,我就開始想幫咕咕尋求”解脫”,上網查詢安樂死、野鳥協會(不過鴿子並不在他們的收容範圍)、動檢所(聽說關個7天沒人認領,就會被"處理"掉),還有朋友建議給一個養大冠鷲的友人拿去當飼料,但最後終究還是捨不得的把咕咕留了下來。

上週二晚上到飼料店挑了幾種咕咕愛吃的穀類,看著牠津津有味的吃著,就覺得很欣慰,但週四咕咕卻又開始拉肚子,週五阿明回到家時已經半夜,跟阿明商量隔天送咕咕去看鳥醫生,當天早上阿明打算用溫水幫咕咕清洗時,我第一次看到咕咕很疲累的閉上雙眼,沒有以前慣有的躁動,我就看著牠在阿明的手掌上,平靜安穩的走了…

風依舊颼颼的吹著,阿明正細心的挑起凹槽中的小石塊,我則隨手拔了些嫩草,鋪了個舒舒服服的床,放下咕咕,阿明小心翼翼的一鏟一鏟慢慢將土石填回。我抬頭,雨已經停了,紛飛的水滴不再,而咕咕終於張開雙翼,在自由的天空中。飛翔。
 
後記
每次看著咕咕掙扎的模樣,我會望著那些公寓頂樓的鴿舍,衝動的想打電話報拆這些違建,但又想想,那也許是某家人的經濟來源,而我也不是個全然不殺生的人,身為自認高等動物的人類,永遠存在這些矛盾與衝突,我只希望,不論是賽鴿或者是野鴿,都能受到更人道的對待。
 
最後要感謝這一年多來,所有幫助過、關心過咕咕的朋友們,
謝謝凡賽爾賽鴿寵物鳥醫院李醫生多次的折扣與義診

謝謝Queen’s 寶貝鳥民宿的小畢,在咕咕寄宿的時候總是讓牠睡免錢

謝謝Doris與小軒,在我們外出時,冒著被咕咕海啄的危險,搏命演出餵食秀
 
咕咕會在我們的祝福下,快樂的飛翔∼


全站熱搜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