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JPG

乖乖↑

五月是個金金月,除了乖乖,還有其他的老朋友幾乎都來了。

莫非是老天爺要考驗我耐性和靜心的功夫? 人人說金金寵物性好,這真是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偏我喜歡鳥要獨立有點黏不太黏,最重要是不能過吵,而絕大部分的金金在我看來都有嚴重的分離焦慮--這僅指離開人身上--外出倒不一定;放風時間大家一起出來,我簡直就像一棵金金樹。

我逐漸找到平衡了(開悟?),送給自己陶老大的飲酒詩兩句:結盧在人境  而無車馬喧 (來賓請掌聲鼓勵)。

乖乖還很年輕不到一歲,不過已經被寵得是我見過的金太陽裡面算驕縱了,乖乖媽看了書上的老方法"大叫別理牠,自然會安靜"後,跟我分享說有用,於是乖乖第二次來住我就這樣得救,效果有七成,還不錯呢。

上述方法的難處在於,要忍耐不能制止鳥的吵鬧,不能罵也不能有任何反應,不然就等於破功,還有,要抗衡鄰居很可能會來敲門的心理壓力,哈。

太陽.JPG

老朋友太陽↑

這次太陽來又發現牠其他的可愛之處,例如會對手指作出假性索食的動作。

我相信金太陽應該有相當親密的家族關係,成員只要脫離家族範圍牠們就會呼叫(對應到所謂的"黏人"),也許在野外牠們經常是行影不離的團體活動,所以這血液中的天性讓牠們格外不能忍受看到主人卻沒辦法和主人親密接觸。

我也發現即使是從小獨自長大的金金,對於從未見過的同伴接受度也比其他鸚鵡高,乖乖比較例外的就是,牠對其他金金的排斥度較高,這也多少顯示出牠任性不接受其他生物地位超越牠的一面。

拍拍0524.JPG

大家可能比較熟悉的拍拍和Righy↑

五月初和五月中還分別來了Tony&Mini阿旺,是說我不能出國但還能享受當南美洲原住民的感覺嘛?

 

全站熱搜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