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鼻.jpg 

這是珍達「北鼻」,她是我的第一位客人。

 鳥民宿一年多前在士林剛開張時,正是農曆新年春節,以為會有不少鳥友有寄宿需求,但可能因為廣告宣傳的不足,所以竟然沒有什麼人預約住宿。

這時,北鼻的姐姐聯絡上我,是一個陌生的從不認識的鳥友。(可見 民宿客人--北鼻 )

入住當天,北鼻的姐姐、姐姐的爸媽(同時也是北鼻的爸媽),全家人開車浩蕩慎重的一起送她過來,並且詳細的叮囑交代了北鼻的生活習慣。對於很少與外人及外在環境有互動、又相當受全家嬌寵的北鼻,飼主一家人竟然願意把她託付給我,我感到非常責任重大,同時也很感激他們給我這個機會。

當然一直以來,會把鳥寶貝帶到鳥民宿來寄住的每位鳥爸媽,無不是對自家的孩子疼愛無比的;但剛開始經營鳥民宿時,我除了滿腔的熱血和衝動,有的就只是在網路上混個三五年的匿名帳號,何況鳥民宿這種東西,連聽都沒聽過,我能拿出什麼保障我的服務品質? 我能有什麼證明我的信用人格? 這是關乎一條生命的交託呵!

北鼻當時短短兩三天的寄宿,也是我開始鳥民宿不易的第一課,一來我並沒有太多照顧錐尾鸚鵡的經驗,再者北鼻不太親近外人,幾天住宿就在我的戰戰兢兢之中結束了。

來接她回家的北鼻姐、爸、媽很高興看到北鼻,也很客氣有禮。當他們全家帶北鼻回家時,我的心情真是難以形容,除了有點如釋重負的感覺,同時也很有成就感,覺得自己妥貼的完成了一件工作。

之後,一直到我搬到新店,中間都沒有和北鼻的飼主有過聯絡或交集,偶爾有別的錐尾來寄宿時,我會想起北鼻,我的第一位小客人。

中秋節的前兩天,很意外的收到北鼻姐姐的來信,內容如同一年多前一樣有禮,希望能在假期中能把北鼻交託給我,我帶著奇特的心情回了信,等著北鼻的到來。

當天,雖然北鼻媽沒有來,北鼻的姐姐和爸爸仍是一起護送著北鼻過來鳥民宿,北鼻看起來似乎跟一年多前一樣健康漂亮還有兇悍,只是到了陌生環境顯得很緊張。

我和北鼻姐聊著天,請問她,為什麼沒有選擇熟識的鳥友或是其他地方託付北鼻? 北鼻姐說,一年多前那次寄宿,全家人都覺得不錯,因此還是選擇過來鳥民宿。

當下我真的很欣慰,北鼻的再度光臨,對我而言有特殊意義,這表示即使時間過得再久,只要能夠保持一定的水準,有需求的客人也不會忘記鳥民宿;每位回來第二次的客人代表的都是對鳥民宿的肯定,這是驅使我即使現階段還處於虧本的狀態,也仍能堅持繼續經營下去的動力。

這次,北鼻不但隔天就適應,而且因為主人不在身邊,牠對我非常友善,讓我覺得照顧得很愉快。

事實上前陣子有想過要放棄不做鳥民宿了,但客人還是斷斷續續的預約入住(每位鳥爸媽的水準都極好,不但容易溝通,同時也能理解我的經營方式);鳥友、朋友也鼓勵我,讓我重新思考,決定再撐到我不能撐為止。

這篇文章我想獻給所有曾經來住宿過的鳥寶,以及牠們的鳥爸媽,謝謝您們願意信任我,把家中寶貝託付給我,感激大家願意給我機會照顧您家的寶貝,雖然我做的不見得百分百完美,但我會學習著去當個更優秀的照顧者。

p.s稱呼北鼻不用"牠"而使用"她",是沿襲北鼻姐姐的書寫方式。(笑)

 

全站熱搜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