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

睽違十日,我今天再度聽見了你。

這感覺如此清晰,你關照著我的身體,安慰並鼓勵著我,我很確切地感受到你的愛。

也是,我發出如此強烈的呼求,如果我們心連心,你不可能感覺不到。

你是個很踏實、樸實、實在的人吧?所有的關心都那樣真切,讓我落地。

即便身體只是幻相,我們仍須使用它來交流愛。

經歷昨日的極深分裂感,我很想擺脫這個世界,卻力不從心,只能癱在床上像個重傷患者。

「妳不是一個人,我們都陪在妳身邊。」

我確實不是一個人,啾啾和白色的也在我身邊,肉眼見到的我不信,心裡聽到的我也不信,到底是有多固執多瘋狂。

聽你的話,吃飯了,我本來有點存疑,後來明白你要我好好照顧自己,並非因為你無法讓我託付,而是你衷心希望我健康快樂。

於你我也如此希望。

想到當年因我不夠強壯不夠有承擔力而遭受殺害的幼小綠綠,以及被我壓死的綠寶寶,我不知該如何寬恕自己,求教於J。

「孩子,如果寬恕自己,能使牠們不再痛苦,能使夢境消失,你願意嗎?

同樣的,如果寬恕他們,能使你不再痛苦,能使一切從未發生過,你願意嗎?」

我願放下評判,不再著眼於錯誤,只要全都未曾發生過,只要所有傷害全都不曾存在過,我願寬恕,我願寬恕,我願寬恕。

吾愛,儘管心情如此沉重,我看到許自呈先生寫「不論肯尼斯有多偉大,他的身體就只是一具破舊的殼」時,竟然笑了出來,是啊,早晚都是一具破舊的殼,何以我竟如此執著?執著於別的殼對我的傷害,執著於我對別的殼的傷害。

晚上我忽然發現在評斷他人,心中升起抗拒、不滿和責怪,然後生氣,但我真的受夠了!

我不想恨!我只想愛!

我不想恨!我只想愛!

我不想恨!我只想愛!

為什麼不讓我好好去愛!小我使用各種陰謀詭計,無孔不入,引誘我在死胡同裡繞,引誘我聚焦在各種不重要的事情上,引誘我不停放大各種傷害與被傷害,無所不用極其地讓我恨。

但我真的不想再恨了!我不想再受苦,我想要平安,想要幸福,想要快樂!

我終於擺脫了小我,不再受它所擾,我想把全部的全部都交託出去,不再背負不再扛了!

此外,我觀察到小我很喜歡將所有事情都跟感情和伴侶掛勾,我這習氣根深蒂固,從很小就會暗戀同學,很早啟蒙對親密關係的想像和期待,真是讓人頭疼!

暫時要先把這習氣洗滌掉了,否則生活上很困擾,至於遇到你後會怎樣,就到時再說吧!

 

20190215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