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dan-and-emily-revenge

 

(原發時間2013-07-25)

最近在看美劇Revenge「復仇」第二季,女主角Emily憶起患有精神分裂的生母曾在她兒時要將她淹死,崩潰之際,同門師弟兼情人Aiden將她一把摟過想安慰她,Emily欲拒還迎掙扎抗拒之後仍被Aiden緊緊抱住,接下來Emily當然是大哭不止,癱軟在Aiden懷中。

女人們大多希望在自己脆弱無依時能有個強壯溫暖的懷抱提供支持,我也不例外,但不知是老天爺給的功課還是怎地,遇到的男人很少像Aiden般MAN過。

我曾對某前任A男說:「請在我哭泣時毫不猶豫的擁抱我,即使我推打你也別放開。」但A男的達成率不到10%,他的解釋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被拒絕過後就很難再嘗試。」

(什麼!?大家都知道女人在哭泣要被男人抱住之前,總是要欲拒還迎一番的啊,瓊瑤不都這樣演!連美劇也不脫這招數,怎麼現實中男人這麼不上道?)

另一位前任B男,則是在我想要滿足偶像劇慾,跟他甜蜜互換盤中飧享用時老是不樂意,B男的說法是:「妳幹嘛每次都要吃我的!我有點我自己想吃的,妳的也不用給我吃啊!」

當然A男和B男都有自己獨特的生長背景,造成如今在兩性關係中的行為和反應;男人們也是有需被看見的兒時創傷和要自我療癒的部分,不過不在這次討論範圍內。

我在意的是,該如何展現感性面和運用理性面,好在愛情中如魚得水彼此雙贏?

首先要稍稍理解大腦的構造。

根據腦神經學家Jill Bolte Taylor所言(註1),我們的右腦像一個並聯處理器,左腦則像一個串聯處理器,靠著胼胝體來傳遞通信;然而左右腦是完全分開,各自處理不同訊息的,右腦用圖像思考,並且以能量方式來接收外界資訊,主掌「當下」,認為「我」和其他人及整個世界都是連接在一塊的能量體;左腦用語言思考,以線性和規律來歸納現實生活中的事件,關心「過去」和「未來」,認為「我」是一個獨立的個體。

這邊有個有趣的圖 (請另存放大,或點選原出處閱覽原圖):

腦   

上圖來源:商業週刊官網 http://www.businessweekly.com.tw/KBlogArticle.aspx?id=1998

觀察生活周遭的人們,對照此圖,我推想沒有人是完全的左腦人或完全的右腦人,不然就真的是腦殘有腦部問題了吧?

另外還有一些網路資料提到(註2),左腦是意識腦/表意識腦,右腦是潛意識腦/本能腦,分工功能我就不詳述了,請大家自己閱讀資料;那麼,要如何才能妥善運用並均衡我們的理性和感性呢?

(以下推論皆為假設,請勿對號入座)

以前面A男為例,假設他每次在我哭時都用左腦很理智的對自己說:「走,勇敢地過去抱住她。」但掌管潛意識的右腦卻緊緊的把他制約住,浮現了一個他還是小男孩時曾被父母拒絕或否定而傷心的畫面,或是不斷用往事提醒他的牢固信念:「我將會被拒絕,被拒絕我會受傷。」於是害怕被拒的恐懼大過理智,使他無法走向前抱住我。

(這個例子也能很好說明為何我們常常想的跟做的不同以至於言行不一,因為我們不知道潛意識還潛藏了多少錯誤信念對我們下達指令。)

當時的狀況是,我曾經在哭泣而他來抱我時把他推開/拒絕,後來哭的時候他就都沒辦法再過來抱我,我則會生氣的質問他為什麼做不到如此簡單的要求,沒有去考量他左右腦發生了什麼事(這是廢話...誰在哭的時候還能思考別人的左右腦啊!),但「我們永遠無法改變別人,能改變的只有自己。」所以就算我知道A男行為的前因後果,也無法強迫他左右腦連結起來,只能從我自己下手,這樣運用理性和感性或許會使事情不同:

●理性:別再學Emily演瓊瑤,停止表演慾吧!

●理性:如果有要把對方推開的情緒,就提醒自己先走去旁邊舒緩

●理性:當對方要過來抱住我但我還沒準備好時,請他先等一等,而不要激烈的拒絕或否定他的行為。

●感性:當他做到了我想要的擁抱,事後肯定他的舉動並加以讚美。

●感性:既然想要對方抱就坦承一點,直接溫和地說「你可以過來抱住我嗎?」

(下策應該是我自己走過去靠在他的懷抱,再把他的雙手拿起來圈住我...囧)

再說到B男,假設他其實有微弱的意願和我分享食物,但右腦潛藏的記憶可能是隔代教養的祖父告訴他:「男孩子吃飯就是一個人乖乖吃完,不要說話!不準挑食!不可以把不吃的東西丟給別人吃!」祖父或許也沒有和他分享食物(大有可能是祖父已經把最好的都留給B男無可再給了...再講下去我要哭了噢我右腦好發達),於是被幼小的B男解讀為:「我不需要和別人彼此分享食物,不然會被罵。」這堅硬的錯誤信念就蓋過了微弱的分享意願。

這時我可以做的是:

●理性:接納與尊重他這個部分,不再要求他和我彼此分享食物。

●理性:我還是主動分享食物給他,但不要求他分享給我。

●感性:自然而然的和他分享彼此食物,不帶有侵略性或強迫性,並且樂在其中,慢慢潛移默化。

●感性:跟他撒嬌說就是想吃他的,也用甜言蜜語哄騙他吃我的。

●感性:溫柔的跟他解釋互相分享食物帶給我的滿足和快樂,如果他不能接受就死給他看還是尊重他的意願。

但是哪有這麼容易啊!要能夠在情緒激動時如上述來運作我們的左右腦,根本就是超難任務,依照上述十點來看,首先要能丟棄這社會給我們的不健康世俗價值觀,不把連續劇當人生、不以言情小說為現實;再要能夠有自我覺察和情緒控制的能力,還要能夠挖掘內心的柔軟、用很大的耐心愛心對待...靠!這是如何才能辦到?

答案沒有別的,「練習」。

不管開發左腦右腦,或是透過表意識修正潛意識的錯誤信念,透過練習都能夠讓感性理性更均衡,但是要怎麼練習恐怕沒有一個準則,因為每個人使用左右腦的比例不同、生長背景和經驗歷練也都不同,除了自我學習和內省,還要向外求援,俗話(註3)說「當學生準備好了,老師就會出現。」所謂的老師就是來幫助我們搞定左右腦,喔不,是教會我們如何平衡理性與感性、內在與外在、理想與現實,然後活在當下的。

而每個人的老師都不會相同,每個人的道途都各有風景,任何法門/方式/系統都有其用──只要是指向真理的;借用在報紙上看到的一句話:能回家的路,就是對的路。

然則這也是最艱難的,因為不管是在人生或愛情的海上,我們都需要獨自透過不斷的摸索,才能慢慢學會掌舵,當「我」這艘船的船長。

如果妳跟我一樣感嘆:為什麼女人這麼辛苦都要我們改啊啊啊啊~!

只能說,畢竟不是每個男人都有Aiden的成熟度能夠看穿我們抗拒的背後有其原因,而那原因不管是憤怒或傷痛,並非針對他們;也不是每個男人都像Aiden一樣有同理心,能夠瞭解我們推開他們的同時,其實非常脆弱需要保護和慰藉,他要做的是更堅決的把小女孩摟入懷中;所以如果還想要這個男人,就只能鍛鍊我們的感性和理性,直到運用自如,取得愛情中的平衡。

說起來保護和慰藉對大多數女人而言是很自然而然的,我們懂得在他人哭泣時給予擁抱和安撫,再怎麼冷酷的女人也明白溫言相勸,但對男人來說,或者尤其是東方男人,這好像不經訓練或磨練(感情經驗豐富或家裡很多女性成員等等)就很難教會他們。

若無論如何老娘就是不想改變的話,那...請看「愛情的吸引力法則」吧!(註4),只是要知道:當自己的層次/磁場/能量/狀態/水準和理象對象有差距時,是很難吸得到或留得住他的!

就我個人而言,理性部分已然透過這幾年的戀愛實戰經驗、知識累積學習漸漸紮根,但仍不夠穩固,我想在生命之流的激盪下會慢慢越來越堅實的。但在感性部分,我該多多刨鑿自己小女人的溫柔、彈性、體恤、包容、柔軟,從外剛內柔轉為外柔內剛,是我的人生目標。

放在愛情裡來說,當對方沒有做到我的要求時,用「理性」將注意力拉回到自己身上,看看自己為何需要對方滿足我,找到那個根源;以「感性」去體察對方,諒解可能有更深層的原因使他無法做到,或尊重這就是他原本面貌。

妳呢?知道自己在愛情中,該如何運用拿捏感性與理性了嗎?

一起來鍛鍊左右腦吧!

 

註1:http://youtu.be/-inPDyTx-o8 吉兒博士的演講我聽了兩次都感動到哭,真心推薦大家也聽聽。 

註2:http://memo.cgu.edu.tw/yun-ju/cguweb/SciLearn/Introduction/intro03Brain/brain02.htm

註3:新時代圈的常用語。

註4:「愛情的吸引力法則」是一本頗為有趣的....招桃花書XD,相較坊間許多戀愛書籍正面積極得多。橡樹林出版,作者艾莉兒‧福特。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