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雞雞.jpg

寫在前面:我1000%反對放生,無需廢話。

起先是在葡萄果醬家看到這篇文章:http://purpletwo.pixnet.net/blog/post/37293213

我留言如下:

我覺得還蠻高興的
陳文茜文章底下那篇的FB回應幾乎是一面倒的反對之聲
這表示大眾對於生態和保育的關注及了解都遠勝少數的所謂有影響力人物
我很意外大家的水準這麼高呢

+-2度C仍然是很有指標性的記錄片
陳文茜此文的作用在於又讓大家注意到放生的問題

關於放生
我們又做了什麼?
抑或沒做什麼?

留完言後我就沒有繼續關注這件事情,直到昨晚逛了個人意見的網誌,才發現他也發文砲轟:

 http://mbpo.blogspot.com/2011/09/blog-post_9210.html

嗯他表達憤怒的方式和諷刺功力真是流暢。(其實人家葡萄果醬早就加上連結了說)

我挺訝異現在反對放生這檔事情已經變成全民共識了嗎?連一個嘲弄時尚的文青(我沒有別的意思我也愛看他網誌)也能夠隨手寫出幾近專業的生態概念,好像king還誰說的沒錯,我是跟社會脫節了噢。

回頭來看,陳文茜此文之所以引起公憤,究竟是因為她公眾人物的身分、抑或拍攝過生態紀錄片卻對放生一無所知我不曉得,也許兩三年前我也會憤怒,但現在看這現象我只覺得有趣和欣慰。

欣慰自然是高興網友們如此重視生態保育,對放生的環境傷害了解程度很高,尤其知名部落客也發聲撻伐,更顯得台灣保育觀念的突飛猛進;說實在還真要感謝陳文茜的坦誠,不然哪有機會看到社會這動人的一面,比動物星球頻道更精彩。

有趣則是在觀察大家的憤怒。

我其實也會被「拍過正負2度C竟然還搞放生」這樣的憤怒點混淆,但這不就像「搞鳥民宿卻連玄鳳的羽色名稱也記不住」,我想不出拍生態紀錄片就一定非得懂得所有生態常識的理由(她又不是生態專家來著,我也不是玩羽色基因的),這麼高標準的要求放在咱們自己身上也適用嗎?

再來,我常覺得網路討論產生的情緒流於浮泛,大家罵完後好像就沒下文了,憤怒是很巨大的力量,難道生完氣後就只剩下空虛?難得放生可以引起這麼大的反應,如果僅止於此就太可惜了,以身為「寵物鳥飼主」的身分來反思,我會問自己幾個問題:

我比陳文茜對生態的貢獻更多嗎?

我反對放生,但我幫那些動物做了什麼?

我是不是也是放生的幫兇?

我有什麼為反對放生可以做但沒做的?

第一個問題我想很難回答,因為我對陳文茜並不瞭解。

第二個問題比較容易:我不買放生的動物,同時只要有機會(或是心血來潮),我會向周遭的人傳達不該放生的原因和生態保育觀念。

第三個問題最好回答,我以前是幫兇,以後也可能是,因為我雖然儘量避免不去賣放生鳥的店家購物(飼料、用品),但卻無法百分之百做到;而如果我不養寵物鳥,我就可以減少去(有賣放生鳥的)鳥店購物的機率,可是短期內我還不可能放棄飼養寵物鳥,也因此有可能繼續貢獻金錢支持賣放生鳥的店家生存下去。

第四個問題的答案很多,諸如:推動立法、到現場阻止護生或宗教團體的放生行為、和放生的店家或販子衝突、加入保育團體一起做放生文化研究...等等。

有發現所有問題的開頭第一個字都是「我」?

任何問題,最後根源都還是回到自己身上,看似與己無關的事情,其實絲絲相扣;人性奇妙,指著別人批判很容易,可是勇敢站上檯面挖開內心告白的人有幾何?要不要放生是一種選擇,要不要憤怒是一種選擇,要不要為自己認同的事情揮灑生命付出血汗也是一種選擇,只要能夠真正誠實的面對自己,大膽的問問自己,我相信每個人都可以做出當下最適合的選擇。

順帶一提,在文字上,放生和野放代表的意義截然不同,我不會混用,以免造成誤會。

標題說了是「聊」,所以毫無章法的亂寫一通;覺得很酷是這整件事情,不是指陳小姐的文,以上。

 

全站熱搜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