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弟 (1).JPG

Birdy和牠的黃化玄鳳老婆亞亞一起來住一年,現在想起來,一年之中發生很多事情,有些我還有印象,有些卻模糊了,時間過得飛快,真正能留下的東西不多,但我想能留下的必然是最珍貴的吧。

這開頭簡直像結尾,啊啊。

博弟 (2).JPG

沒有留下亞亞的照片,因為我以為我不會有勇氣寫這對姐弟戀夫妻檔,沒記錯的話亞亞是去年11月走的,牠也是第一隻在我這邊寄宿時去當小天使的玄鳳,死亡來的很突然,是猝死。

亞的離開,我相信對亞的把拔馬麻、對Birdy甚至對我都有影響,我想大家都學到了些什麼,然後留下了珍貴的小小的會發光的那個在心中。

博弟 (5).JPG

不能在談亞,因為模糊掉的記憶會讓我覺得對牠是種褻瀆。

Birdy原本非常黏亞,黏到只願意讓亞理毛,而不給人摸頭,亞去哪牠就跟到哪;在亞走了之後,把拔周末會來接Birdy回家,有一天回來我這時,把拔說牠給摸頭了,我很驚訝,自此之後牠幾乎人人可摸頭頭,也變得很黏人。

博弟 (6).JPG

動物是這樣的直率,牠們不掩飾心中的變化,不過人卻不敢也無法直率,原因是這直率往往會傷人傷己,有人告訴我:所以要學會適當的表達。

不是隱藏真正的想法,也不是貿然的一股腦丟出來,更不是演戲假裝自己不是那樣想,而是,適當的表達。怎樣才算適當呢?我還在學習。

博弟 (9).JPG

亞馬麻說,她兒子被拍的真可愛,我也覺得這幾張Birdy我拍得挺不錯,肥滋滋肚肚很可口。

小豆和小倩說的對,我的小DC其實很不賴,但我很固執的想以慣用方式對待它,而不願意去了解它的本質,無論人、鳥或是機器,都需要被了解、被愛,精誠所至才能金石為開嘛。

  

    全站熱搜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