鷺鷥.jpg 

圖片來源:諾亞溼地生物生態協會 http://www.wretch.cc/blog/foxmuder/9231359

=====================

一位很關心動物和環境保育的鳥友告訴我這個新聞(重點我用紅字標明,其他都是廢話,嫌字太多的請直接看紅色部分即可):

1.http://www.nownews.com/2009/04/02/91-2430975.htm

整地毀鷺鷥棲息林 雛鳥一隻隻活活摔死 保育人士痛心

生活中心/綜合報導

經濟開發和生態保育有時真的是兩難的議題.屏東東港有一處鷺鷥棲息地,裏面有上千隻的鷺鷥正在繁殖幼鳥,但地主急著開發土地,根本不管只要再過半個多月,小鷺鷥就可以長大飛離,找來怪手開挖,大樹斷裂倒地時,小鷺鷥一隻隻被摔死,場面令保育人士相當痛心!

怪手不斷的整地,但巨大的聲響並沒有讓棲息在樹上的鷺鷥到處亂飛,因為對牠們而言,家就在這些樹上,巢穴裏新生的雛鳥還沒有長大,怪手為了整地,一路的砍樹,部份鷺鷥的家遭到破壞,還無法飛走的小鷺鷥,一隻隻從斷裂的樹幹上掉下來,活活被摔死。

這個情況,看在保育人士的眼裏,真的是萬分的痛惜,屏東野鳥學會成員郭先生表示,「這些鷺鷥已經遷移好幾次,目前牠的棲身地只剩下這一區,還有大鵬灣裏面,但是大鵬灣的那一區,今年並沒有看到牠們有築巢的景象。」

這片林地在5、6年前,開始吸引上千隻的鷺鷥來築巢,豐富的生態曾經是賞鳥人士最好的地點之一,但是鷺鷥會吃掉附近漁塭的魚,讓漁民相當火大,再加上地主急著開發土地,所以不管這些小鷺鷥只要再過半個月,羽毛就能長好,可以飛離巢穴,就急著在目前砍樹,不但毀了鷺鷥的家,也害小鷺鷥被摔死,這又是一次生態保育與經濟開發的衝突。(新聞來源:東森新聞)

鷺鷥1.jpg 

2.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5/4822288.shtml

整地砍樹 白鷺鷥世界毀了
屏東縣東港鎮一處有數百隻白鷺鷥棲息的樹林,這幾天進行整地工程,樹上鳥巢隨著大樹連根剷除翻覆地面,無數幼鳥暴斃,賞鳥人士扼腕、嘆息。

「我們拜託整地工人等幼鳥長好羽毛、可以飛,再砍樹,但工人說地主要他們儘快剷平土地,好種東西,可惜無法顧及小生命。」義守大學講師郭開祥看到白鷺鷥鳥巢翻覆,幼鳥一命嗚呼,相當難過。

他說,只要到四月中旬,小鷺鷥羽毛漸豐,飛離樹林,就能逃過劫難

這片樹林約兩分地,林木茂密,五、六年前大白鷺、小白鷺、黃頭鷺(牛背鷺)、夜鷺等鳥類開始在這裡棲息,數量越來越多,喜愛賞鳥、攝影人士將此處稱為「白鷺鷥世界」,白鷺鷥回林、覓食、孵化等生活動態一一入鏡。

屏科大動保所所長孫元勳說,白鷺鷥的繁殖羽曾是歐洲宮廷仕女最愛,當時繁殖羽毛「比黃金還貴」。

整地工人說,地主希望趕緊整地種植作物,「白鷺鷥常吃掉魚塭魚蝦,數量少一點,養殖戶可能比較高興。」

【2009/04/01 聯合報】

==============

先不對這兩則新聞發表評論,再繼續來看一下諾亞今年二月份的文章片段(文章當然不是廢話,但我還是把重點用紅字標明):

(來源:http://www.wretch.cc/blog/foxmuder/9231359)

"2009年2月下旬 因為一通電話 諾亞要去執行一個特殊的任務
高雄永安鄉的漁塭工程 意外的 讓一群鷺科的親鳥 因為受到驚嚇而集體棄巢"

"諾亞抵達現場時 工程肆虐下 生態一遍狼藉
由於這是私人的土地工程 諾亞沒有公權力 也無立場干預"

"但是為了這些生命的存活 我幾經多方請求 還必須妥協許多事  
地主才願意讓諾亞接收容
這些可憐失親的動物"

"近100隻的失親鷺科幼雛
食量非常的驚人 一日可以吃掉30台斤以上的食物"

 "失親鷺科幼雛 不能餵食 以裝箱的冷凍魚
因為裝箱冷凍魚 已經放血 也去除了內臟
總體的營養 與 鈣磷比 皆不足 若是用來餵食 會因為沒有營養
而將導致幼雛 因營養不足 無法站立而死亡"

=============

我簡單的講一下我的想法:我認為一定有一條路,是人類和鷺鷥/其他動物/大自然可以和平共存的。

當然,只在於我們願不願意出錢出力去做。

東港的地主也好,漁塭的養殖業者也好,大家都要賺錢,大家都要生活,儘管如我,鳥民宿也一樣要有最基本的收費來承擔不可避免的開銷。

但是,貪著眼前的利益,地主或業者絕對不會想到,對鷺鷥的趕盡殺絕,這些社會負成本和生態浩劫,還是得人類來承擔!

諾亞的文章中即可得知,照顧鷺鷥寶寶們,所費不貲,據我所知,諾亞的款項大多來自於關心鳥類的民眾,這是不是社會資源? 又若有政府補助,難道就不是咱納稅人的銀兩?

沒錯,大可以說:那他媽的不要救那些鳥就好了啊!

當然,當然,你一定不知道大陸早期和現在的嚴重蝗害,都是因為對鳥類的濫捕濫殺以及對生態破壞造成的。

蝗害是什麼? 就是蟲蟲大軍襲擊你眼前一切可及,把能吃的通通吃掉。

可能還有人說:那灑殺蟲劑啊!

啊真抱歉,關於這樣沒有常識的回應,我無能也不想多說,去咕狗吧。

總之,如果地主或漁塭業者,可以在利益之前多考慮一下,詢問是否可以和保育單位合作,或是求助政府相關單位來個環評(幫忙繁殖期鳥類移棲,或用不傷害不破壞的方式驅感、隔離),相信可以減少許多傷害。

想賺錢的人可以做這些,政府可以做的更多,而我們呢?

我希望我們至少可以試著消極抵制這些既得利益者,不要購買或使用他們的產品(不買這些土地蓋的房子或不吃那邊出產的魚甚至抵制幫忙銷售的建商、魚市),因為,在這些產品的背後,有無數幼小生命的,對人類發出的悽慘哀嚎。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