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5.jpg

最近,突然覺得自己的審美觀好像有點奇怪。

在寫這篇以前,稍微考慮了一下標題,究竟是不完美的完美,還是完美的不完美,錯亂了一會兒。

後來決定,完美當形容詞,不完美是名詞。

有一天,鳥友來參觀,我照往常得意的把沒上喙的小K扣遞給對方,結果鳥友露出有點驚訝的神情,並未把小K扣接過去。

事後這位鳥友非常有禮的致歉,說第一次看到這樣狀況的鳥,所以傻眼了,希望我不要介意。

我倒是蠻感謝這位鳥友,同時讓我有了兩個省思:

我是不是沒有考慮到別人的感受?

我是不是審美觀和別人真的不大一樣?

對於殘缺的鳥,因為不時的會見到,所以不以為意,但從來不曾注意到別人的心情,是否也是跟我一樣。

習慣於眼見完整無缺、日常生活中對於有缺陷的人或個體不常接觸的人,在初次見到殘障者或是智障者時,一定會有必然的畏懼與抗拒,這不見得是鄙夷或厭惡,純粹是不理解與不熟悉罷?

我很幸運在唸國小的時候,就讀有啟智班的學校,家裡也住得離教養院很近,對於一些身心障礙或智能不足的小朋友和大朋友雖然不能說熟,但也不陌生;後來高中時期常常去啟聰學校附近的圖書館唸書,也很容易看到用手語交談的學生們。

進入屏科大工作後,慢慢接觸到一些肢障的動物,然後自己也開始帶殘障的鳥寶回家,說起來我的確比一般人是有多一些的機緣能夠接觸到這樣的所謂殘缺的人或動物。

學生時期,我看見有人對於智能不足或身心障礙的朋友或斷腿缺腳的流浪貓狗面露嫌惡或恐懼之色,甚而閃避,總是非常不以為然。我會回瞪甚至開口,明明你也沒有多英俊美麗,搞不好EQ比他們/牠們還低,不過是跟大多數人一樣,有手有腳,上4、50個學生的普通班級,在那邊耍什麼高姿態擺什麼臭臉皮?

當時我不能體會,每個人的生活經驗和背景各異,所以對於人事物的接受力自然不同,只是忿忿不平著。

如今我慢慢能夠學習把視野放在廣角,不僅是對於可能是弱勢的一方有同理心,也期許自己能夠站在強勢但非惡勢的一方立場思考。

世上本來很多事情就沒有絕對和是非,這樣一想,原來很多道理都說得通了。

我家的小K扣是在鳥店買東西跟老闆硬凹來的。名字是鸚鵡世界的版主小芸取的,聽說K扣的發音,意即挪威文的"幸運"之意,跟威鯨闖天關裡面的殺人鯨Willy本名相同。

小K扣剛來我家時,看到我像看到鬼,而且沒有辦法飛行,一拍翅即落地,因為長期關在只有十幾公分高的、用來運輸的矮籠中,翅膀肌肉早就退化了。後來大約經過一個月,牠跟著同籠的其他阿蘇出來玩,練習飛行,越飛越好,越飛越高。

我很少去注意牠沒有上喙這檔事,因為牠吃喝無虞,不但可以用舌頭和下喙很有技巧的撈起吞食無殼的小米細多,還能用尖銳的下喙邊緣刮下菜葉水果饅頭麵包,通常都是籠裡吃的最飽、嗉囊最硬梆梆的一位。

 過了半年,後來有天,牠突然飛來我手上,大概是觀察期結束決定我合格了,正暗爽著,牠老大竟然開始磨起屁屁.......食色性也啊。

無論是因為生理需求而接近我,還是真的了解到我無害,小K扣可以上手了,而且黏人(當然80%是為了牠的慾望~.~),我很滿意這樣的結果。

一晃眼,也四五年過去了,小K扣來我家時就是成鳥,想來應該不只五歲,最近牠磨屁屁仍是興奮有餘但欲振乏力,似乎不如往昔雄風。

我要說的是,我覺得小K扣雖然沒有上喙,但牠讓我覺得很完美,不論是長相或個性,渾然天成----當然---要是我忙著打字時,牠還硬要來,除外。

下面是小K扣的寫真,請大家抱著心理準備觀賞。(前面打這麼多字的用意了解吧? 笑)

永遠都張嘴呵呵笑的小K扣。

小1.jpg 

怎麼樣,我覺得小K扣的斷處真是斷的很完美啊。雙腳蜷曲的阿紫,像握著小拳頭一樣,也好可愛;還有還有我家跛腳的黃化玄鳳小千金走路姿態令人很喜歡,連遲緩的白子玄鳳白色的,那種呆呆的樣子也討人憐。究竟我的審美觀是否真有些奇怪? 呵。

小2.jpg

飛完了,把強健的翅膀弄成愛心狀散熱。

小3.jpg

大家可以趁這機會好好觀察平時難得一見的神祕器官---可愛的肥短小舌頭。

小4.jpg

小K扣:常有人問我這樣會不會口渴,其實我早就習慣了(嗯?),每天喝水的次數不會比有上喙的鳥更多!

小5.jpg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