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我為了一件很小的事情不爽,但我知道那件事情並不值得引起我的憤怒。

基於這憤怒如此不合邏輯,我不斷地問自己:為什麼?

為什麼生氣?這有何值得我生氣的?

最終明白是恐懼,恐懼金錢上被剝削,時間上被剝削,體力上被剝削。

這不外乎都來自身體。

憤怒只有一個原因,我們認定了自己是身體。

 

 

 

 

 

 

 

 

 

 

 

 

 

 

 

 

 

 

 

創作者介紹

小羽毛行動工作室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