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兩點)

灰突然走了。

於是我明白身為飼主,無論怎樣都會找機會責怪自己,然後愧疚,即使根本沒有錯,因小我熱衷於控訴。

(下午兩點半)

我先是感覺到我對灰的愛,然後感覺到牠對我的愛,愛是雙向的,所以在這麼大的愛之中我肯定牠「一直都在」,也能感覺到牠一點都不怪我,起先我以為這是自己「想」出來的,因為我還在忙著怪罪自己,但繼而這愛說服了我,於是我因為感覺到牠對我的寬恕之愛而痛哭失聲。

(下午三點)

對身體的認同和執念如此之深,以至於我們抗拒愛的流入,但一旦選擇去感受愛,愛自然而然會用巨大無比的力量感召你,你無法不臣服於它,因它原是一切,謝謝灰,牠一刻也不停地在向我訴說愛,那毛絨絨的小鳥軀殼並不是牠,牠可比那大太多了。

 

 

 

創作者介紹

小羽毛行動工作室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