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任何問題請至台北市野鳥學會詢問,本人恕不再回答相關問題。

http://www.wbst.org.tw/

==================================

這是我第一次親身接觸小雨燕,在一個毫無防備的狀況下。

之前去鳥會,屢屢聽說,小雨燕不會自己開口,蟲要用塞的;小雨燕無法用人工飼養,時機到了就要趕緊野放;小雨燕與一般的鳥類不同,更跟其他的燕子不同......

加上之前
中彈的燕子是一個讓我非常沮喪的失敗經驗,所以我不但對小雨燕更對所有的燕字輩有股莫名的畏懼。



約一個月前,我到芝山執勤,工作人員指著一個盒子說,有民眾送來一隻燕子(),我打開一看,這不是小雨燕嗎? 唉呀我運氣真"好",不想接的偏偏都會到我手上,摸了摸,牠很瘦,而且沒什麼精神,我不抱希望的把牠帶回家。

註:北縣市拾獲野鳥請送至台北市野鳥學會或鳥會合作義診獸醫院,請勿直接送至芝山文化綠園,綠園內的得得之家野鳥育護中心僅供有能力自行吃喝的健康鳥兒居住。



一開始餵了麵包蟲牠吐出來,於是改餵退完皮的麵包蟲白蟲,牠順利吃下,義工前輩說,可以餵狗飼料,胖的比較快,我將狗飼料沾水軟化後餵牠,但牠似乎很討厭狗飼料的口感(?),後來我就都沒有餵。

頭先必須用尖頭的鑷子輕輕的把牠的嘴尖打開,然後把蟲塞進去,後來過了幾天,我突然發現蟲只要到牠嘴邊,牠自己會張嘴吞下,一次可以吃個十幾二十隻,大約每三~五小時餵一次,如果食慾比較沒那麼好,就把白蟲沾點水,輕觸牠嘴喙,牠就會張開血盆大口囫圇吞棗,喔不,是吞蟲。



因為這樣的餵法,所以牠的脖子下面毛看起來有點溼溼的,也許牠們在外面是喝露水或雨水,不容易把自己弄得邋遢。

我還餵牠吃麥蛾。
夏天到了,穀類飼料長了很多麥蛾,我正煩惱應該怎麼處理(多到一個不行,而且還產卵=="),小雨燕就出現了,於是麥蛾祭了小雨燕的五臟廟,也激發了我捕捉麥蛾的各種創意()。

註:掛起紗網,麥蛾會停在上面休息,再用寶特瓶瓶口對準,就可以很容易抓到好幾隻,小雨燕不想吃的時候,就把麥蛾放生。




小雨燕有幾個特徵很好辨識,不會跟其他種燕子搞混,例如,翅膀成鐮刀狀,據說世界上飛行速度最快的鳥也是牠們的親戚。



雙羽翼收起時會交叉。



腳爪成鈎狀,不像一般鳥類三趾前一趾後,也不似鸚鵡是對趾。

有很多資料都說,小雨燕"若不幸落至地面,除非有物體可以攀附往上爬行,否則無法以自身的力量起飛",那也未必完全正確,至少我這隻小雨燕,牠在地上可以直接起飛。

但要注意,絕對將小雨燕不能往空中拋,那是錯誤的觀念,小雨燕可能因此而摔死,必須讓牠自己鬆開爪子,因此只要有個粗糙的牆面讓牠攀附就行。



大概飼養了一至兩週,小雨燕逐漸開始好動起來,原本在紙箱裡很安靜的牠,漸漸的不斷發出一些噪音,於是我讓牠探頭出來透透氣,不料牠竟然飛了起來,飛的很不怎樣,東撞牆西碰壁,但過了幾天進步神速,再一週,已經能巧妙的在我客廳連續飛個十來圈。

若把牠關著,牠會拼命的想要出來,像是,飛是天職,不飛牠就很難過一樣。

然後牠的食量減少了,原本一餐可食10來隻麵包蟲,也許是儲存的能量足夠,減少為不到10隻蟲,有時我也餵牠吃麵包蟲的白蛹。(沒有另外添加任何營養品,就是白蟲、麥蛾、蛹三種食物。)

義工前輩說,小雨燕一定要趁健康狀況好時野放,否則之後會走下坡,是很難適應人工飼養的鳥類。

我將牠帶到原拾獲地啟明學校,感謝校門口的工作人員沒有把我當作瘋子,經過我解釋後願意讓我到學校裡尋覓合適的空曠野放地點。

以下是野放的影片:



我的小雨燕很聰明,找了一棵高而粗糙的樹讓牠攀附,牠往上爬後,轉頭左右觀察週遭環境,然後往空曠的大操場飛去,繞了一圈後,選擇牠喜歡的方向飛遠。

因為牠飛的速度太快我根本來不及拍,所以把相機關掉,衝過去看牠,看牠毫無滯礙的升空飛翔,那麼流暢自然,我覺得好爽,就像夏天吃刨冰冬天吃麻辣鍋那樣,不是感動,而是很暢快的爽意,或許是一種成就感吧。

(爽沒多久,就又接到有人送來兩隻乳鴿..........我好不容易才放走之前那隻乳鴿!!!!為什麼又是我偏偏不想接的啦~~~囧ㄟ囧ㄟ囧ㄟ)

補上小雨燕吃蟲影片:



有個義工姐姐跟我說過,有些鳥容易驚慌緊張,於是如果人要救牠,嚇的食不下嚥,噴便漏尿樣樣來;但有的鳥非常配合,安安靜靜絕不張揚,乖乖的吃下人工食物,等到養足體力精神就一飛沖天。

義工姐姐還說,或許容易緊張的鳥,在野外遇到風吹雨打各種變故時,也無法鎮定面對,相對弱勢;而個性冷靜的鳥,就會觀察週遭,了解該怎麼應對。

我想我的小雨燕就是一隻個性冷靜的強者,雖然牠不幸因為某些我無法得知的原因被拾獲,但牠靜待機會,仍然可以重回天際。


在網路上搜尋到一篇文章,是新竹鳥會的義工前輩馮菊枝女士
照顧小雨燕的紀錄,全文筆觸柔軟,溫馨而細緻,我想我不可能寫出如此有感情的文章,因此貼上來給大家欣賞。

原文出處:
http://bird.url.com.tw/read/20040501.htm

溫和的小雨燕

馮菊枝

牠趴在桌上,晶亮的圓黑眼睛機靈的東張西望。

牠在找尋適合牠起飛的方向。牠打量了好久。突然,牠起飛。我猝不及防,眼看牠往下墜,我只能焦急的喊:「高高高高高!」喊聲未歇,牠已掉落在地上。

「小可憐!」我心疼的說,上前把牠從地上撿起來,退後到一段距離,讓牠趴在我的手掌上,我把手高高舉起。牠展開翅膀,拍拍,煽起涼涼的風。牠的爪尖刺刺的扎在我手指的皮膚上,微微的有些兒疼,不過疼得很舒服。牠的體溫熱熱的,讓我的心有種溫暖的柔軟的感覺我知牠是健康的小寶寶,這讓我很放心。牠在練習學飛,我正等牠起飛。

牠起飛了。又是突然之間。又是我來不及準備。又是我只能焦急的喊:「升高!升高!」喊聲未歇,牠已安全的停掛在紗門上,並用牠尖細的爪子抓緊紗網。我高興的為牠鼓掌:「成功了!成功了!拍拍手!拍拍手!」我孩子氣的歡呼,顯然沒有引起牠的興趣,牠聽不懂我的語言,牠也不瞭解我的感情,牠掙扎著,往紗網高處爬。

牠是一隻小雨燕,臺灣平地很普遍的野鳥。牠全身黑褐色,只喉和腰白色,牠的族群通常出現在低海拔以下方高空中,捕食飛行中的昆蟲。牠的翅膀強勁,有資料說牠可以日似繼夜、二十四小時不停的在空中飛行,甚至說牠可以邊睡邊飛,三年都不停下來歇息。我對這說法存疑,不過牠確實雙翅強勁,雙腳卻像繩子般軟弱。牠不像一般鳥類那樣可以用腳站立,牠休息時全身趴著,或用牠尖細的爪子抓住粗糙的牆壁,像蝙蝠一樣的把身體掛起來。

牠是一種奇特的野鳥,因為隻腳軟弱,如果掉落地上,牠幾乎無力重新起飛。不過也有例外。

在牠之前,我曾照顧過另兩隻小雨燕,第一隻是成鳥,被送來時看不出有什麼外傷,可是不會飛,我仔細觀察,才發現牠右翅少了五枝初級飛羽。這重要的初級飛羽使牠失去平衡。當牠攀著牆壁往上爬到一個高度,再鬆開爪子想起飛時,牠就無助的往下落到地上。牠屢試屢敗,沮喪、挫折、心灰意冷,十幾天後,牠不再往上攀爬,也不再像蝙蝠掛在牆上,牠拖著不平衡的隻翅,在地上爬行,搖搖擺擺,讓人看了心痛。而牠也對光亮處失去信心,為了保護自己不再受到傷害,牠都爬到黑暗的角落躲藏,我常為了尋找牠而幾乎把房子翻遍。主要是牠不鳴不叫,安靜無聲,而牠的體色黝黑,身長又只有十一公分,牠刻意藏起來時,真的很難讓人發現。照顧了牠兩個多月,牠的求生意志完全消失後,牠往生了。牠始終沒有試飛成功。

第二隻小雨燕,是清大學生在校園裡撿到的亞成鳥,羽毛還沒完全長齊。牠雙眼緊閉,除了餵食時偶爾會睜開眼睛看我一下,其整天牠都閉眼休息。猜想牠是學飛時,不小心撞成腦震盪而掉到地上,還好十幾天後,牠羽毛逐漸長齊,而且也養好了身體。我讓牠學飛,先把餐椅放在餐桌上提高高度,牠順利起飛,也順利停掛在紗門或紗窗上,之後我拿掉餐椅,直接把牠放在餐桌上讓牠試飛,牠也都不曾失誤。幾天後,我突發奇想,把牠放在地板上看牠會不會起飛。牠居然一使腰力,毫不猶豫就往紗門 處飛去,而且成功的往上什,停掛在紗網上。接連兩天我一試再試都沒有失誤後,我知道牠可以野放了,找個風和日麗的好天氣,回到清大校園,讓牠飛回白日青天。

現在這第三隻小雨燕,是個身長還不到十公分的小寶寶,羽毛還沒長齊,不知怎麼掉在地上,被一位記者撿到,輾轉送來我這裡。剛來時,餵牠很簡單,只要將麵包蟲碰觸牠的嘴喙,牠就會自動強嘴吞食,而且可以連續吃十幾條。可是三天過後,牠就不肯再這樣乖乖傻傻的進食了。牠顯然已長大,天生的野鳥本性讓牠拒絕人類餵食,再怎麼哄牠、引誘牠,牠不張嘴就是不張嘴。

我照顧過二十幾種不同科目的野鳥,牠們習性各異,有的溫和,有的機警,有的兇暴,有的膽怯。小雨燕最溫和,但在餵食時卻最不肯合作。這也難怪,牠們的天性原本就是在高空中邊飛、邊張口吃高空飛行的昆蟲、牠們不會啄食,所以動物園裡沒有養雨燕科和燕科的野鳥。要照顧牠們,實在太困難了。

小寶寶要快速長大,所以食量比成鳥大,通常我一天餵四次,三餐外加消夜。牠自己不肯吞食後,我開始強迫進食。我習慣以左手輕輕握住牠的身子,再以右手捏起一隻剛蛻皮的嫩白麵包蟲,先以拇指輕輕剝開牠的嘴喙,再順勢塞進麵包蟲。小雨燕的嘴基很大,嘴喙邊緣很軟,蟲子容易塞進,但牠不肯吞食時,常用舌尖一頂,就把蟲子給吐了出來。有時牠心情好,可以連吃兩三條,有時牠鬧情緒,一條蟲子塞進吐出,塞進吐出,多達十餘次。牠的舌尖靈巧,頂蟲子的動作有如電光石火,快得我還來不及眨眼。有時牠偷偷把蟲子含在口裡,或藏在舌下,待我以為牠已吃飽時,牠才把蟲子吐出,有時一吐三四條,害我餵食前功盡棄。自從聽說有人餵食時太粗暴,把小雨燕的嘴喙弄斷以後,我就異常小心,在牠甩頭想把蟲子甩出時,迅速放鬆手指,以免牠的嘴喙脫落。

嘴喙斷落,多殘忍、多可怕的事!這溫和乖巧的小雨燕,牠不像禽有尖利的爪子和嘴緣,牠被人握在手掌心時,只能無奈的用力掙扎。但再怎麼用力,也掙不脫人的手掌心,比起所有的動物,牠是那麼的弱小、無助!每次把牠握在手掌心,感覺到牠細細的爪尖抓住我的肌膚,牠不安又無助的掙扎,我的心就又憐又疼。牠努力想掙脫我的掌握時,我就放開牠,讓牠自由活動爬行,三兩分鐘後,再繼續餵牠。有時一餐要餵半小時,甚至一小時。

對第一隻不會飛的小雨燕,我暱稱牠「小老鼠」,牠在地上爬行很快,也像小老鼠一樣習慣躲在暗地裡。第二隻不知是雌是雄,我暱稱牠「睡美人」,還好睡醒後,牠恢復了牠應有的飛行能力,回到牠族群所在的天空去了。這第三隻,我給牠取名「小雨 」,但有時我也忍不住叫牠「小乖乖」、「小臭蛋」、「小壞蛋」,還有「小禿頭」。

在哄牠、誘牠、誇獎牠時,牠是小乖乖。在聞到牠身上散發出來的怪味道時,牠是小臭蛋,而在牠不肯進食或把吃進去的蟲子吐得一地時,牠就成了小壞蛋。在照顧牠的過程中,餵牠吃,是我最辛苦的事,我常對牠軟硬兼施。威迫利誘:「你再不吃,我就生氣了!乖,再吃一條,再吃這最後一條,最後一條就好了。只給你吃六條,六條就好了。不准吐出來喔,吐出來我就不理你了。你要乖乖的吃,才會快快長大,毛毛長齊全,你也才會飛,才能飛回高空中去喔!」

像對親愛的孩子說話,這童言童語也不知牠聽懂了沒有,只是看牠掉了一大片羽毛的頭頂,我就覺得好愧疚。原來清大學生撿到睡美人時,好高興的買了一隻鳥籠給牠住,之後到野放前,牠就都乖乖的待在籠子裡。我誤以為小雨三還小,也可以乖乖的待在籠子裡,卻不料牠不甘就範,而且生性活潑好動整天把頭頂著籠子,想從細欄條中鑽出來。起先我還不以為意,直到發現怎麼有小羽毛飄飛,這勿發現牠的頭頂和雙肩羽毛已禿了一小塊。我探究原因,原來是我害了牠。愛鳥的人是不用籠子養鳥的,也一定不會去養籠中鳥,為的是怕折捐牠的羽毛,而我,竟犯了這個誡條!我幾乎不能原諒自己犯的錯,在暱稱牠「小禿頭」時,其實也是警愓自己,千萬別再犯錯。

現在小雨三終於會飛了,而且飛得很好,不再頭重腳輕的往下墜。我知道再過一段日子,牠就可以野放了。邊看牠學飛,我邊忍不住想,這次野放,我是要讓牠在我手掌上起飛呢?還是像台北鳥會的黃惠慈那樣「把牠放在頭頂上,讓牠不警擾的起飛」?黃惠慈是資深的野鳥救傷義工,我遇到救傷難題時都向她請教,她也很樂意與我分享她的救傷經驗。「野放小雨燕或其他野鳥不能把牠向空中拋,那很危險的,有時牠會摔死。」她教我說:「要讓牠自己起飛。牠體力夠,就會飛得好。如果牠飛了一段路就掉下來,那表示牠還不能夠野放,要把牠撿回來,帶回家再養一段時間。」

在聽到她說「把鳥放在頭上,讓牠自由起飛」時,我忍不住好奇的問她,鳥拉大便在頭上怎麼辦?她輕鬆的回答我:「回家再洗頭啊!」世間就是有這樣痴情的女子。其實也不只女子痴情,凡是尊重生命的人,不論男女,應該都是情痴。

看看小雨三飛累了,我把牠放回大紙箱裡,讓牠休息。紙箱裡掛有兩面鏡子,那是給牠照見自己的容顏,認識自己的長相,以便將來野放時,容易找到自己的同類。不過小雨三顯然不怎麼喜歡照鏡子,牠是倔強而且活潑好動的小傢伙,牠不喜歡顧影自憐。

像擔心自己的孩子即將出遠門,還沒野放呢,我就已擔心小雨三野放時,能不能適應野外求生的生活。睡美人野放後好長一段日子,我還牽掛牠的安危,因為小雨燕雖然雙冀強勁有力,但是只要不小心撞到一片樹葉,牠就會失去平衡掉下來。我放心不下呀!每隻我照顧過的野鳥,都是我的孩子。

後記:去年我一口氣同時照顧五隻小雨燕,餵完第五隻,第一隻又餓了,而我,都是最後才輪到我用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queen 的頭像
queen

小羽毛行動工作室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