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數案主來找我,是因為感情失意,由於太把重心放在伴侶身上,所以當伴侶變得疏離甚至分開,就會導致極大的痛苦。

每個人內心都有被關懷、支持、理解、肯定的情感需求,如果把這些需求全放在伴侶身上,那麼一但伴侶因為種種因素不再能提供,相當於中斷了賴以維生的力量。

這話並沒有誇張,我們會把愛的匱乏投射到伴侶身上,所以有些人因為失戀輕生,或是情殺,無論是陷入絕望或生出憎恨,都可能造成極端行為,傷害自己或他人。

習慣與小我模式為伍的我們,很難將自己看做全然完美的靈性,因此首先要認清自己的情感需求,沒有人不想要被愛。

比如我們需要被傾聽,有些案主只把最私密的想法說給伴侶聽,不信賴其他人,或是害怕被評斷指責,甚至周圍根本沒有適合傾吐的對象。

在跟案主詳談的過程中,可以梳理出無法對他人袒露心事的原因,然後試著去清理掉過去殘留的影響,並鼓勵案主多加建立自己的支援系統。

支援系統就是能夠給自己關懷、支持、理解、肯定的種種人際關係,可能是家人朋友,也可能是同儕群組,總之是能夠信賴的人際關係,可以放心地讓自己訴說煩惱,並提出情感需求。

建立支援系統非常重要,我認為這比有個伴侶還重要得多,伴侶關係通常是一對一的(這裡不談一對多的狀況),把所有情感需求都放在伴侶身上,相當把所有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一但伴侶關係惡化破滅,雞蛋就全碎了。

比起單一的伴侶關係,當然是多方的支援系統要來得可靠並且相對穩定,因為即便伴侶不離不棄,也可能衰老病死,但是要讓心懷畏懼的案主跨出第一步,首先要陪伴他看到自己的限制性信念,這是我身為療癒工作者的作用之一。

看見限制性信念,然後試著放下,或是轉念。

接下來可以從原有的人際關係中找到值得信賴的人,如果實在沒有這樣的對象,請嘗試去認識新的朋友。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特質,能滿足我們不同的情感需求。

例如我非常想要被愛時,會要我的好姊妹直接跟我說「我愛妳」;想要明智的引導時,則會找共同靈修的弟兄;想要加強安全感時,會找長者父母般的表哥表嫂;想抱怨分享感情生活時,會跟閨蜜說;想談論工作興趣甚至做哲學思考時,則跟朋友說;情緒崩潰陷入低潮時,則尋求有同樣經驗的至交取暖;想炫耀或擔憂小鳥時,會找鳥友。

所以支援系統裡的人際關係多寡,端看個人需求而定,對我來說是越多越好,因為不是每個人都隨時有能力滿足我們的情感需求,而且人際關係是會變動的,如果硬要說個最低標準,那至少也要有能接納並不批判我們的三五好友。

如果原先非常依賴伴侶,要把需求分散到不同的人際關係上,是需要練習的,但建立支援系統是攸關我們活下去的重要事務,值得花時間去好好投資。

當然了,我們也必須跟「自己」建立關係,這邊的自己是指內在智慧,也就是大我或真我,或是對神、宇宙、造物主的信心,但在這份關係還不夠穩固前,讓支援系統給予我們前進的力量,還是非常重要的。

人們可能會花很多時間尋覓伴侶,誤以為自己需求的只能在伴侶身上找到,其實這世上能滿足我們情感需求的人有很多很多,放下對自己的限制,去找到屬於你的天使們吧。

 

※本人已服務約五百位案主,如有伴侶關係或人際關係方面問題,歡迎預約「陪伴服務」詳談。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