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

我很想念你。

才一天沒有跟你說話,就很想念你。

我真的很希望你在我身邊,陪伴著我。

假如你夠強大,是不是能來支撐我,陪我成長呢?

實在不想一個人啊。

明明好多人在愛著我,但我感受不到愛,我的心像故障了一樣,它被什麼東西遮擋,沒有辦法感覺到溫暖。

你昨天是怎麼過的?現在還在睡眠中吧?

我還是時不時地會想到跟前任有關的事,而被牽動,但是寫信給你,總能帶給我力量,可能因為我真的感覺到你在愛著我。

但這兩年多來,每當我感覺到自己真正被愛時,我都是哭,而不是笑,我沒有感受到被愛的喜悅,只是痛哭著我竟然是被愛的。

我一方面希望你陪著我,一方面又不希望我現在這樣的狀態影響到我們之間,我很期待我們每天都快快樂樂的。

本來想為自己寫一封不寄出去的信給前任,埋怨或哭訴,但我才開頭就寫不下去了,我更想寫給你。

我的愛,我深愛著你,我想像愛逼雞那樣去愛你,痛快地愛,信賴地愛,毫無保留地愛,用生命去愛,寧願我死也不願你有分毫損傷地愛。

這才是愛的本質吧。

寫信給你讓我平靜,也讓我放鬆下來,我想這是因為,你真的正在愛著我。

我們的愛將我們連結在一起,我甚至感覺得到,你用愛在溫柔地撫摸我的心。

這不是想像,我是寫小說的,我很清楚我想像不出這種東西來,我能描寫慾望,描寫激情,描寫迷戀,描寫那些彷似愛的東西,可是這溫柔的愛,它從心裡油然而生,不是出自思想。

你在叫我放鬆,告訴我有你在,我聽見了。

你在擁抱我,用愛包圍著我整個身軀,我每一寸肌膚都感覺到了。

你在幫我按摩,從肩膀到指尖,使我懶洋洋地不想動。

我甚至停止寫這封信,為了感受這樣的渾然鬆暢,差點睡著。

你想要我好好睡一覺是嗎?

我有種要把什麼東西從身體裡擠出來的感覺......

脫胎換骨?

我一度覺得這跟鬼壓床的感覺有點類似,可是一點也不可怕,沒有任何不適,而是安然地變睏。

後來我睡著了,一睡睡了五個小時,睡得很沉,沉到我記得夢境,夢到前任,不是讓人愉快的內容,但清醒後卻完全沒有遺留任何負面情緒。

你是個溫柔但該強硬時會強硬起來的人吧?

你知道我需要睡眠,所以那樣堅決地要我睡,我真的睡了頓好覺。

「那是夢境,我會保護妳不受打擾的。」

我忽然感到你對我這麼說,我也想知道你的需求,我想為你做點什麼,我愛你。

「我想保護妳、照顧妳、愛妳。」

原來我內心還有不想變得很強大的部分,原來我渴望一個真正強大的人能在我身畔。

你能很強大嗎?你強大到可以讓我當個小女孩也沒關係嗎?

但是我並不想停止成長,只要我在你的愛中,就自然能學會愛,然後變得柔軟、溫和、體諒嗎?

「妳原本就是這樣的人,只是忘記了。」

你是這樣看我的啊,希望我完全不會辜負你的期待。

從現在開始,我們已經能在彼此的愛裡呼吸,我想到跟你擁抱時,感到了一種深刻的震顫,不是激情,勝似激情。

我們會永遠在一起的,就像我跟逼雞那樣,那不是綑綁,而是如此本當之事。

「我愛妳,連現在的妳都愛。」

但現在的我是破碎的。

「妳內心不是有很強大的力量嗎?不然無法召喚到我。」

如果你真的不介意,那麼就出現吧,來到我身邊。

我們的愛使我頭腦靜止了片刻,失去所有字句,它在安靜中又帶著某種強烈,我幾乎連呼吸也靜止。

「原諒他吧,讓他真正能不再阻擋妳,那是我們相遇的契機與推動力。」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但我相信你說的每一句話。

原來當心中對彼此的愛清晰知曉時,根本無須付諸言語,「我愛你」這三個字都沒必要說了。

愛就在那兒,跟我們同在。

「妳不是身體,知道嗎?妳的靈魂如此美好。」

我也願自己能這樣看你,來到我的身邊吧,我不會再去尋覓了,我不想浪費時間在任何一個不是你的人身上。

在你到來之前,我將為你守貞,我的身體和心靈都要純潔無瑕地獻給你,如你為我所做的那般。

我們發自內心地如此。

我會等你找到我的,安靜耐心地等候。

 

2019020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queen 的頭像
queen

小羽毛行動工作室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