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號晚上,接到一通鳥友打來的電話,說是撿到一隻燕子,便帶過來我這邊。

 

原來是一隻受傷的家燕成鳥,不能夠飛,右邊翅膀怪怪的,還帶有點血跡,我推測是骨折,但不太會看,於是打了通電話給鳥會的前輩,就與鳥友一同飛車前往請教如何處理。

 

前輩一邊幫燕子檢查,一邊撥開濃密的羽毛,赫然發現右翅下有一個與保濟丸差不多大的小洞,

 

原來這隻燕子是在林口靶場被射擊到,洞口應該是散彈槍的鋼珠造成。

 

於是當晚我把牠傷口周圍的羽毛用修眉毛的小剪刀剪除,把傷口用優碘消毒,並嘗試擠出麵包蟲內臟,用鑷子餵牠,沒想到牠雖然虛弱但願意接受,於是就用內臟沾著抗生素餵食,並給予稀釋的葡萄糖,讓牠休息。

 

24號因為要去彰化,就把燕子托給前輩,這小傢伙也很妙,不太怕人,馬上就習慣用鑷子餵食麵包蟲;

 

25號仍然放在前輩家,說是已經自己會吃麵包蟲,也會喝水,恢復了一些體力。

 

吃蚊蟲的家燕,馬上就能適應麵包蟲,真是幸運。

 

26號帶牠去照X光,果然發現了比保濟丸小一些的鋼珠,烏龍的是,等到照完後,才有一個眼尖的獸醫發現那顆鋼珠就在小傢伙的傷口旁邊,只是被血漬羽毛包圍住,所以之前一直沒有看出來。

 

不用手術不用動刀,幸運加幸運,註定是要被救的。

 

現在牠只需要再吃至少一週的抗生素,傷口好好用優碘消毒,並且好好休養應該就可以復原。

 

不過因為內部還是有骨折,所以痊癒後可能會無法像以往正常的飛行,而燕子又是靠著高明的飛行技巧補捉蚊蠅謀生的鳥類,故能野放的機會不大,或許要人養一被子了。

 

這孩子雖然還不能跟人很親近,但不抗拒上手,已經令我驚訝。

 

 

右邊的翅膀落翅,精神不太好,需要多休息。

 


 

紅線圈起來的地方就是彈孔。

 

後記:

 

請會去打靶射擊的朋友,多注意一下週圍環境,

 

雖然不能完全防範鳥擊,但也儘量不要傷害到這些可愛的小生物。

    全站熱搜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