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

我真的沒有想到,再過幾小時,就整整滿二十四小時,我持續地感到如釋重負。

自我修習奇蹟課程第一年得享深度平安後,便逐年感到辛苦,直至發生家裡與逼雞的事,操練已是極為艱困。

然而就在昨日凌晨五點零八分,我明白了這是我過去從未將一切都交託出去,以往猶如從沉重的包袱裡一點一點拿出物品,包袱依然沉重,在我甘願全然交託的當下,那包袱剎那消失,取而代之是難言的輕盈。

我終於,體驗到什麼是課程說的「快樂的學徒」,原來這不是瞎說,是真的,真的是真的。

此刻真要謝謝前任,沒有他作為猛烈的藥引,我仍然虛不受補,過去幾年勉勉強強甚至痛不欲生地寬恕,原來通通沒有必要,我唯一要做的,不過就是交託罷了。

我連對自己的審判和罪咎都暫時交託了,事實上我根本沒有資格審判或定罪自己,我更沒有資格看輕逼雞等眾生的真實本性,誤將他們當作脆弱卑微的形體,或許不久後我又將聽小我使喚奪回那沉重的包袱,繼續憎恨傷痛質疑一切,但現在,我只想好好享受一下這種輕快。

理智上知道所有弟兄都是要來幫助我的,但因為過程太煎熬,我沒想到前任扮演的黑天使,送給我一份這麼大的禮物,這確實是個全新的開始,只要我不再重投小我懷抱,能持續痛快而全然地交託,就有可能一直當個快樂的學徒。

甚至,可能越來越快樂,越來越平安。

這並非我完全沒有評判了,還是會有很多隱微紛亂的念頭,只是似乎能更快地覺察,然後交託,我要交託的不是一個兩個想法,三個四個判斷,而是把我整個自我,整套思想體系,全部從小到大一切的信念,各種扭曲謬誤的價值觀,通通都交託。

這是會上癮的!才一天我就上癮了!真是太爽了!

我怎麼可能還會想回頭?我若又要抓住罪不放,無非是為了懲罰自己,但此時的我更願意去看出那些動物的真相,他們是愛啊!自由美麗無限的愛!我怎麼忍心把他們塞回那些破碎易損的軀殼裡,咬定他們只能被迫接受痛苦和死亡?

劉慧君女士這篇寫得多好,「所有宇宙的孩子,都跟宇宙一樣可敬」,都是上主之子,只有一個上主之子,我憑什麼小瞧他們呢?這世上受苦而能寬恕的人們多不勝數,動物當然同樣也是,最終都要明白真相,萬物的表象是虛幻的,只有內涵才是實存。

所謂有情生命、無情生命皆然,有情無情之分別也要放掉,我們都終將覺醒,回歸家園。

我亦正在明白,課程正文十四章所言:

「真理就是真的,其餘一切都無關緊要,因為它們既非真的也不存在。」

肯恩說過:要做就做,不做就不做,別左思右想了。

我把這視為觀察到自己的潛在心態後,便全然交託即可,做與不做根本不是重點,如果我想吃消夜就去吃,但可以把那引起口腹之慾的念頭給交託出去,此後有吃沒吃消夜不會再對我有任何影響。

另,我在二月中公布三月開課後,一直沒有動力去設計課程細節,也不確定何時才會想弄,不過從今天開始,內容慢慢浮現出來,如此自然且水到渠成,純粹是我有足夠的體會了,我想以此提醒自己,日後無論什麼事情都無須再憂慮,時候一到,便會成就。

半夜三點,願你安眠。

 

20190228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