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車上,我練習與J結合。

剛好紅燈停車,我從車窗瞄到馬路邊的行道樹。

那瞬間我發現,那棵樹與我之間毫無分別,它不是一棵樹,我也不是我這個人。

我們是一體的。

我們是一體的!

樹與我並非兩個靈魂「在一起」,而是本來就是「一體」。

因為內心受到的震動太大了,自然而然,淚流不止。

車又開了,那種合一之感慢慢消散,以此為記。

 

(「合一」這個詞不精準,隱含兩個不同個體之意,當時的感覺是「本來如是」,萬物本就一體。)

 

 

全站熱搜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