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4、6/15這兩天都在生氣中醒來,因為做了夢。

夢境依稀釋是跟Ex有關,都是我沒得到我想要的(陪伴或關注之類)所以感到很生氣,那個熟悉的心悸感又回來,提示我這些未解決的憤怒。

在做夢前幾天,我跟神禱告:請讓我有機會寬恕,寬恕那些人:我的爸爸、我的歷任伴侶和其他傷害過我的人。所以原本這篇的主題是寬恕,但人生總是出乎意料的。

我一直以為把自己照顧的還過得去,但不是這樣,我可以把動物照顧得很好,我可以把男人照顧得很好,我可以把朋友照顧的很好,但我不知該怎麼照顧我的小孩(註1),深切感覺著無能,也多少體會了過去我老媽在教養我這樣的孩子時,承擔了多少壓力,無怪乎她的天秤個性會讓她過早離世。

這次,我仍舊對我的小孩束手無策,好在有了前次無法安撫小孩的經驗(註2),在大半天處在憤怒心悸無法紓緩後,我衝出家門尋求救援,一路上理智全力放在維持自己外在呈現一個正常人的形象上,但胸口仍砰砰跳個不停,一團亂。

起先我原本打算到佛化人生買鳳仙花花精,結果捷運出來時先經過了芳療家,順著直覺,我決定還是上去看看。

結果沒有鳳仙花精,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過店內的磁場總是讓我放鬆,就先晃一晃,隨手翻書,看到療癒密碼就拿著問問老闆Laurence,然後聊起來,因為周身環繞精油純露,話題當然帶到了植物。

處在比較不需要完全理性的環境下,我的小孩任性模式大開,有點生氣地指著桌上的百合問了Laurence我多年來想問的問題(註3):它們被剪下來是心甘情願的嗎?

他說:被剪的那一刻即使不甘願,但剪下來之後,它們仍然會盡力活出自我。

聽完我就哭了,Laurence也不管我,還走過來修剪百合的雄蕊。

我又問:你為什麼要把那剪掉?

他說:如果不剪,會造成困擾,花粉將爆得到處都是,它們還想把生命延續下去。

我繼續哭,他遞一包衛生紙給我。

我說:不用了我去廁所。

然後進去大哭,哭完出來跟他說:不好意思。他會心的微笑搖搖頭。

Laurence聊到內在小孩時,他認為我的(小孩)狀況是需要「愛」,所以推薦代表「愛的能量」的玫瑰純露給我,而我也認為我的內在父母其實培養的不夠成熟(註4),所以欣然接受建議選了大馬士革。後來回家翻了「芳香療法大百科」,在玫瑰純露的最後一段作者寫道:「玫瑰讓你喜愛自己,但要注意的是,真正的情緒療癒以及敞開心懷在短期內會令你更加容易受傷與脆弱。當你尋求醫治自我生命本質中的這些情緒、以心為中心的部分時,必須確定你有要求並擁有身旁親友的支持。」跟大家分享這段。

然後這幾天用下來,我真的覺得玫瑰純露的能量不遜於花精,當我將她噴灑在我的胸口和飲入時,似乎都能隱約感受到是真的在補充著「愛」。(註5)

以上,是6/14的事情。

p.s 無獨有偶也看到胡挹芬老師談到精油(芳療)對於情傷的幫助:

http://youtu.be/BX-v1ufF4xA

大家參考看看嘍~

註1:也是那個憤怒的自己,潛意識透過夢境再度要我更注意她。所以醒來時發現自己記得夢境的話,請多多留意夢中隱藏/顯示的訊息,對我們療癒會有幫助的。

註2:http://queen516zz.pixnet.net/blog/post/39137163

註3:其實我不喜歡鮮花被剪下來插在瓶子裡,讓她們在土壤中陽光下綻放衰落隨大自然韻律生息不是很好嗎?當然室內多了花朵時的能量會有很大不同,像純露也是助人良多,真的感謝她們的犧牲。

註4:就我自己對「內在父母」的定義,這個部分的人格應該是要能給予內在小孩關懷、滋養和保護,以及許多的愛;透過健全內在父母的過程,也會慢慢能體會我的外在父母(原生父母)是多麼不容易。

註5:我本來就還蠻喜歡大馬士革玫瑰純露,比起千葉玫瑰和白玫瑰,大馬更貼合我,至於到底有沒有補充到「愛」,Laurence說的妙:「信,是最重要的。」哈哈!

 

==================================

小羽毛提供「情傷陪伴」服務,有任何感情方面問題皆可諮詢,男生女生都歡迎預約!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