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睡.jpg

麻雀仔現在經常這樣,在放礦晶或飼料的容器裡面,睡得安穩。

==============================================

MC來時的睡眠,重得跟鉛塊一般難以掙脫。

再次遇到久違的夢境:全部的玄鳳都在屋外,我要一隻隻將牠們逮補歸籠;這夢有個奇妙的地方,是玄鳳的隻數會改變,通常是我家的和長期住宿的原班人馬,但這次多了新來的Candy和Aliba。先抓到最難抓的Aliba,雨開始滴滴落下,我仰望停很高的Candy,怎麼叫也叫不下來,擔心下雨,決定先去抓別隻,緣緣、嘟咪、啾啾和張逼雞四人在另外一處地上走來走去,我單手抱著Aliba,另一手要去撈其他鳥。

醒來後發現,夢裡沒有小千金,也沒有恐懼和緊張,只是認份的思考要如何把大家一網打盡。以前做這個夢時,總有非常清晰的“吼!又給我飛出去了!老娘不信抓不回”、“呼~總算又抓到一隻”等等感受,然而這次夢裡別人來跟我說鳥在外面時,我也只是平靜的回答,好,我等等出去抓,請幫我顧包包。還記得把皮夾拿出來隨身攜帶,那應是我一貫對人性的不信任或對金錢的匱乏感罷。

我不知道這夢為何又回來,跟身體在每個月最脆弱的狀態有關嗎?如李奧納多在『全面啟動』說的,我們從不曾懷疑身在夢中。但如果我夢裡的臣服對照以往的抗拒,這是否代表我已將微薄的覺知帶入夢中?然而經期微妙的生理變化帶來煩躁,讓我甚至無法在清醒狀態時保持冷靜。

想想,也許是因為跟鳥友聊到張逼雞以前飛走的事情,表意識的關鍵字觸動了潛意識的恐懼--鳥飛走對做鳥民宿的人來說--至少那在過去我是恐懼的,當然也包含曾經失去過張逼雞兩次的恐懼。

當晚,我最後做的一件事情的確是將玄鳳們歸籠。

p.s這個夢已經伴我三年以上或更久,玄鳳們飛出去的環境總是不同,較多次是我家外面。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