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骨雞 (1).jpg

一看到烏骨雞,就想,啊,像乖乖那氣質,那臉蛋,勾起微微的思緒;現在想來,自己是不是曾在每隻灰鸚身上尋找乖乖的影子?我沒有答案。

還沒驗過性別,但把拔說應該是女生,我也同意,因著那種熟悉感;不過性別並不那麼重要。

烏骨雞 (2).jpg

我對烏骨雞敞開心房,用眼神認真對牠說:別擔心,沒問題,妳在這邊會好好的,把拔過幾天就回來接妳。

說真的,每一隻新鳥來我都會安撫,但對烏骨雞做的程度,讓我自己也意外。牠來,碰巧又是我內在一個新的狀態,我正在適應自己,不知是否因為如此,我騰出的內在空間似乎比較寬闊而穩定,也才能給烏骨雞這樣待遇。

烏骨雞 (3).jpg

一開始,有點退縮,我靠近牠會閃躲;但總要回籠,趁餵完奶奶用衛生紙擦嘴巴,我堅持牠逃避兵荒馬亂時,偷偷把手伸到牠腳底讓牠上手,再送牠回籠。

烏骨雞 (4).jpg

對牠講話或唱歌,牠會打哈欠XD

第一天早上牠不願出籠;第二天下午出來,我去樓上,讓牠獨自在籠外觀察環境,沒多久已經聽到牠吹口哨,講話,學非常像的汽車喇叭"逼逼"聲;回籠後,也自在玩起鈴鐺球;比起乖乖,牠其實更大膽不畏懼。

烏骨雞 (5).jpg

第二天晚上放風時,牠一樣站在自己籠子上,我看到牠眼神望著我,我直覺問牠:妳要上來嗎?把手伸過去,牠果然站上來。

烏骨雞 (6).jpg

然後在我手上擦嘴巴...不過我相信牠上手不是為了這個(吧)。

願意上手後,感覺彼此間更沒有隔閡,我把牠放到地上讓牠走走,不一會兒,腳邊覺得癢癢,牠來找我。這似曾相識的畫面,乖乖不知對我做過多少次。

把拔來接牠時說,蠻驚訝牠對我的接受度,因平常牠可能會咬人或發抖;只能把這一切歸咎,烏骨雞和我投緣哩。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