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

兩個月前就說要寫信給前任,但莫名的改了幾次,一直沒寄出去。

我寄信的主要目的,就是傳達我自己的感受,對我而言,把該說的話說出來,才對得起自己,至於他會不會看,或是看了會有什麼想法,那就不是我的管轄範圍了。

本以為今天會一鼓作氣寄出,結果貪看肯恩的書,超過了郵局的營業時間,信還是留在我身邊。

我想這極有可能是小我與聖靈的拉扯,我的信中並非全然的愛,而我知道只有選擇全然的愛才能使我徹底解脫,可是我又不甘願。

在我的生命裡除了他,還有幾個看似傷害過我的人,但如今我不輕易論斷這些人,因為我不是他們,我不知道他們的動機、心態、目的,可能站在他們的角度,他們未必會覺得自己是加害者,也未必會覺得自己有錯。

不輕易論斷是目前的我能做到的極限了,除了這是 J 和逼雞給我的指示,也是因為這樣做,能讓我的心得到最大的自由與安定,他們要我放下對人物和事件的所有定義和概念,因為真實的愛就掩蓋在那些定義和概念之下。

此外,我也要致力於擺脫跟受害者角色認同,並且練習不再把自己當作是匱乏、卑微、失落的,這乃是當務之急,也是讓我穩住的基礎。

我接受《奇蹟課程》的教誨,最終的目標是出離世間幻相,也許這輩子的我做不到,但只要努力,總有一世可以達成。

現階段我要把課程讀通透,盡我所能理解並活出它的教誨,再把這些觀念傳遞出去,也許有朝一日能像Kenneth Wapnick,成為一個絕不走旁門左道,比傳教士更忠貞嚴謹的教師,畢生貢獻在講述與實踐《奇蹟課程》的理念,他是我精神上的父親,亦是我學習的目標。

我也誓言絕不將《奇蹟課程》扭曲為一門宗教、儀式化或成為滿足私慾的手段,它重在個人的修行,最後也是要將它放下,因它只不過是出離的墊腳石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queen 的頭像
queen

小羽毛行動工作室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