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愛:

今早我睜眼後,腦海冒出一堆對某條新聞的評論,而且全部都是我向來認為十分膚淺低俗的評論,這使我驚異。

在我的理智上,我對那條新聞絕不可能有這些看法,但原來我只是將這些看法壓抑並投射出去,每當我看到批踢踢上那類被我謂之膚淺低俗的評論時,其實真的就是寬恕的契機,我若寬恕不了那些人,就等於我無法化解自己的小我。

學員練習手冊裡有明確地定義寬恕:

「寬恕就是認清了,你以為弟兄做了對不起你的事,其實不曾發生過。」

「寬恕是寧靜的,默默地一無所作。」

「它只是觀看、等待、不評判。」

誠然,如果嚴重掠奪或傷害發生在自己身上,會難以寬恕,但過去我很多時候的寬恕,確實仍是可能為弟兄定罪,用高人一等的心態去原諒對方。

放下評判,不評判弟兄,不評判評判弟兄的自己,何其難哉。

修習奇蹟課程之前,我的覺察力已到一定程度,不料我向來的急躁不耐,也發揮在覺察上,發現自己有妄念,便飛快掠過,以為那是拋下,卻在不知不覺中將其壓抑下去,沒有一個個檢視。

我也誤解那些念頭來去飛快不易覺察,很可能只是由於我的性急模式,我著急著想擺脫那些念頭,沒有好好觀看它們。

如果沒有看清一個東西,要怎麼化解它?

我所能做的,只有非常溫柔徐緩地對待自己,溫柔徐緩地看出那一個個無明妄念,然後交託。

獻出它們吧,孩子,如你覺得那是污穢,當你雙手呈上時,天使會取走它們,上主會將光明璀璨的珠寶重新安置在你掌心。J 說。

最麻煩的,是小我會偽裝成愛,裝成J,逼雞和小栗子,讓我無從分辨,它的「語氣」「用詞」「態度」和祂們相仿,就像惡魔假扮成天使。

我在洗衣服的時候,為了該選擇哪個模式猶豫不決,選擇快洗,雖然省水省電,但怕洗不乾淨,留下病菌,影響啾啾的健康;選擇標準,除了耗費水費電費,還要浪費水電資源,造成地球負擔,導致內疚,兩個選擇都是恐懼。

生活中充滿了各種各樣必須二選一的事,當我為難時,原來都是出自罪咎懼,這三個惡魔無所不在,總是要借題發揮,不過這可能也是我第一次耐心看清我老是在洗衣服時抉擇不定,背後的因果。

肯恩在《性、金錢、暴食症》一書中說:

「如果你心裏仍為此事七上八下,你不過是在投射內心的衝突而已,那才是你真正不敢面對又放不下的。此刻,不論你如何解決外在問題,都不過是一種障眼法而已。」

再兩天就情人節了,祝你情人節快樂,雖然我不在你身邊,但我願愛與你同在。

想到前任,想到相關情事,覺得「失去」,然而,我真的失去嗎?還是其實是「獲得」?我竟然無法評判自己到底是失去或獲得,那麼就放下評判吧!

對了,我一鼓作氣開了課,上回開課是三年前,我內心知道這是為了我自己的療癒,如若能分享我的經驗幫助到參加成員,也同樣是為了自己的療癒,療癒他們便是療癒整體心靈那迷失在幻覺中的一部分,等同於療癒我。

半夜跟Sherry通話後,我發現重大創痛當下寬恕相關人等根本是不可能的事,除非我們變成聖者,像奧修耶穌佛陀那樣當下開悟,問題是我們並非聖者,只是凡人,凡人就做凡人該做的事:一步步來,一步步走向原諒,一步步辛苦但踏實地處理情緒。

我也為自己原來不必馬上原諒那些人而鬆口氣,我幹嘛這麼勉強呢?我當然想活出愛,但不強逼自己、耐性對待自己、讓自己有充裕時間消化轉化,不就是對自己的愛嗎?

幹嘛要那麼完美?幹嘛要那麼緊繃?輕鬆點可以吧?散漫點不會死吧?就像小栗子說的「媽媽,你太愛擔心了」,我到底在著急什麼呢?

我刻意想像了一下前任和其他女性親密的畫面,結果我的小我抓狂了,它這麼說:

我恨你!我恨你!你撕裂了我!傷害我!我恨你恨你恨你!

起先我不知道它到底在恨誰,但後來它罵「你這婊子!」,我便知道它是在恨我,我回答它說「又不是我叫他去上別人的」,於是它轉而責怪我「都是你害的!你不夠美不夠有吸引力!所以@#$*&^#@......都是你害的!」

J 叫我別挑釁它,會挑釁也是小我的思想體系吧?所以我是用一個冷靜的小我在對付一個失控的小我嗎?

是吧,我想我可能真的在挑戰自己,因為當認知「畫面只是中性」的我贏了那個失控的瘋狂小我時,我有種輕微的通體舒暢感,那是勝利的感覺!那讓我覺得超越自我!

「在小我的世界裡,有勝利就有落敗,孩子。」

理性小我暫且占上風,瘋狂小我大概會再找機會反撲,我一度聽不到 J 祂們的聲音,因為我又積習難改地想靠自己去打贏自己,根本不想聆聽祂們。

「回到這裡來吧,孩子,平安裡有你想要的一切,別再去跟它爭鬥了,那裡根本什麼也沒有!」

 

2019021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queen 的頭像
queen

小羽毛行動工作室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