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朋友去看醫生,因為護士們的態度,讓我生起抗拒心。

我站在一個想保護朋友的立場,認定了護士們該做什麼以及不該說什麼,於是當下很想反駁和糾正她們,心中不停地批判,但最終我記起要寬恕,於是沒有發作。

事後想想,站在護士的角度來看,她們沒有錯,只是用她們的觀點和立場去做她們認為自己該做和該說的

但如果我當下能直接以J的眼光看待就好了,我還是希望自己能做得更好一點,再好一點,以便離回家的路更近一點,時間縮短一點。

以此為記,提醒自己要小心小我的技倆,它總會假藉各種名目試圖攻擊,即便是以公理、正義或照顧者的姿態去包裝。

我還有許多積習需要透過外境才檢視的出,希望我莫忘寬恕與愛,對了,還要寬恕自己今天做得不夠好。

 

 

 

 

 

 

創作者介紹

小羽毛行動工作室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yorot18
  • 小我會不斷編織故事,指出他人的錯誤。那如果小時候因為被媽媽處罰痛打,打都已經打下去。罵都已經罵下去,而造成自己現在對母親觀感不好,這樣也是自己多想嗎?

    而實際上也不只有自己ㄧ個人這樣想,兄弟姊妹也這樣想的話?

    又會想說父母工作很辛苦,不能對他們大吼大叫,但實情則是父母自己都無法以身作則了,又怎麼去要求別人??
  • 妳說得很好,小我確實如此。

    這比較複雜,要一層層去解。

    一、我們的思想認定童年內心創傷存在,所以要先去療癒這創傷。
    二、爸爸媽媽工作很辛苦,跟我們身為孩子因為他們的對待而受創是兩回事,不能混為一談,常有人把因為對方怎樣怎樣所以我不該生氣或責怪連結在一起,但這會造成壓抑。
    三、先把注意力放回自己身上,處理和釋放表層的強烈情緒或多年委屈。
    四、要經常自我覺察並且收回投射,然後再慢慢練習落實到生活和親子關係上。
    五、和父母和解(在內心)是終生功課,所以要一步步地去做,急不得。

    祝福你~

    queen 於 2015/03/12 02: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