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在奇蹟課程中提醒我們:「任何理念真實與否,全憑它對人有無益處而定。只要是能夠助人成長的信念,都值得我們尊重。」

書中也言明「本課程不過是普世學派中的一門而已,人間還有許多課程,形式雖然有異,終將殊途同歸於上主的終極境界。」

這樣的J怎麼可能限制人們只能信他或「他的」宗教?我們能斷定哪些理念對誰有無益處嗎?不可能,因為我們不是對方。因此可以說,只要當事人覺得某些觀念對自己有益處,我們都該尊重。

他又說:「你必須使用人們能懂的語言,受苦的人才會聽到你的聲音。」

意即要我們超越所有的文字或語言表相,用他人能理解或接受的方式來幫助他們,那怎麼可能只限於奇蹟課程或某些宗教的詞彙或論述?

為此,我必須對他人做到全然的尊重,並放下自己的評判,時時惕勵自己不當以奇蹟課程的標準去檢視其他New Ager,更不能去仇視或輕蔑任何宗教信仰或信眾教徒,哪怕我再不認同。

J還說:「我一再聲明,因著我們與生俱來的平等性,你不應對我心懷敬畏。」

這也表示我該隨時放下自己的優越感和自以為是,連J都跟我們是平等的了,那麼我還有什麼比別人特殊的可能?

我也必須以身作則,將J的教導應用在生活的各層面上,特別是我的工作,我要放下對個案的期待,即使我「知道」我說的才是「好的或對的」(對他人來說可能是糟的或錯的),也絕不干涉他們的選擇,我也常跟客戶說:只要你覺得對自己有幫助就去做,我說的方法不見得適合你。

對於別人的論斷(哪怕只是在心裡),讓我經常看到自己的狹隘,「全然的尊重」是我極難的功課,但我願意學習。

 

 

 

 

 

創作者介紹

小羽毛行動工作室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