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12

昨晚回家,下公車時看到一隻蛙往車輪底下跳去,還來不及驚呼,公車就從面前開過去了,我過去探看,只剩一堆模糊不清的碎肉皮骨。

如果說這樣荒謬絕倫、莫名其妙、毫無必要的死亡與不公是生命的常態,那麼神──那位造物主,肯定是個王八蛋+變態+瘋子。

而我們竟然還能自我欺騙的說:這殘酷的自然法則是該被接受的(獅子吃羚羊好應該),我們要對世間的無常臣服(強權欺負弱小好正常),生離死別跟吃飯撒尿沒兩樣(剛出生的寶寶再也見不到難產死去的媽媽是他的命)。

見他媽的鬼。

我當然不方便說「神為了要體驗自己所以分裂成無數生命到地球上來」是鬼話(好吧我說了),畢竟我以前也接受了這種普遍被大眾接受的新時代鬼理論,但他媽的如果神很完美,祂到底有何必要要去經驗不完美?根本就是小我的瘋狂「邏輯」, Screw you!

《奇蹟課程》之所以能說服我,而且就此讓我衷心追隨,正是因為它說:這世界並非神造的,神不可能如此殘暴無道造出這種亂七八糟神經病的世界,一切幻相是心靈中小我那部分的投射,並非真實。

而幸好有奇蹟課程,不然再給我看到一次碾蛙我應該會瘋掉。

20150113

睡醒後,對外怪罪轉為自責,因為小我說:妳就是那個殺蛙兇手,蛙因妳而死。

如果不是我要下公車,蛙也不會被壓死。

愧疚感像鬼一樣從深處湧出。

我追問J,他要我「真心的寬恕自己」,不要評斷自己。

真不容易

 

 

 

 

 

創作者介紹

小羽毛行動工作室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