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很多問題想問,但有時又問不出口,因為我知道只有小我才有那麼多疑問。

隨著覺察的功力日深,我發現恐懼總是如影隨形,以前的慣性反應原來都是源自恐懼,過個馬路的戰戰兢兢、提款時存摺數字越來越少的不安、身旁有奇怪男性時的警戒...我想問,到底何時才能不活在恐懼中?

我到底要如何做才能讓祢化解我全部的恐懼?

小栗子的事情就像是空氣一樣陰魂不散,以為過去了卻又來纏繞,那深深的內疚藉由這事冒出頭,我想起之前寄宿的緣緣,牠離開後我的莫名痛苦和大哭,明明不該有那樣的深情和罪惡感,那也是罪咎在作怪吧?

我到底要交託多少次多少遍才能完全不再內疚?

上周日去了海邊。

以往每次去海邊,都很亢奮,即使心情不好,也會感覺比較暢快,但這次卻沒有。

其實玩得很好,沒有不開心,雖然人多了點,海水髒了點,我的臉還過敏紅腫,但這些都無礙,當我躺在海水上時,我問自己:以前那種興奮快樂跑去哪裡了呢?

很快就有了答案:以前我之所以極度高興,是因為我自己的設定,我對去海邊玩這件事貼了大大的開心標籤,大海對我來說有愉快的回憶,所以,是「定義」帶來快樂。

去海邊的幸福指數是我自訂的。

一但把標籤拿掉,海就是海,沙灘就是沙灘,回歸到它們中性的本質,毫無意義。

天氣很好,漂浮在海水上可以看到藍天白雲,一切就像是佈景一樣,這楚門的世界。

我到底還要多久才能徹底了悟它的虛假呢?

「我」,還有很多很多疑惑...

=========================

連續四起的空難。

我在奇蹟官網上看到肯恩(Kenneth Wapnick)的一段答覆:http://ppt.cc/CLMz

「所以,我們把自己營造得像是別的身體生出來的另一具身體,這樣個體的分裂存在就不是自己妄造出來的了,而變成了父母的責任。」

無獨有偶,奇蹟同修Sarah Huang分享了《告別娑婆》作者葛瑞的新書《Love Has Forgotten No One》內容:

「這本書第二章,作者與白莎及阿頓三人出遊去外太空及中陰境界。在中陰境界時,他們看見作者葛瑞這生死後會去一間芝加哥的醫院,看見他的來世母親正在待產。白莎說到,如果「內咎」沒有清理乾淨,在中陰境界時,「內咎」會驅使我們去未來世的母親肚內,成為嬰兒。」

=========================

這樣拼拼湊湊也能成一篇文章了,真是。

 

 

 

 

 

創作者介紹

小羽毛行動工作室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元
  • 我喜歡這段話:「一但把標籤拿掉,海就是海,沙灘就是沙灘,回歸到它們中性的本質,毫無意義。」
    我在http://orcakw.pixnet.net/blog/post/372905708這篇也寫過類似的話~

    所有的是非對錯,其實都是我們賦予的,事件或是宇宙本身,沒有對錯,就只是「存在」、就只是「事實」。
    至於這個存在是不是也只是幻象呢?這我就不知道了XD
  • 是的,究竟說來連事實(這世間的一切)也是幻相,因為一切只存於心念間XD

    queen 於 2014/08/28 16: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