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栗子事件到失去信仰,我現在比較能發現它們之間的關聯了,在小栗子事件上,由於我不願意選擇自我譴責和自我懲罰,所以儘管沒受到前二者造成的心理折磨,但光是做出選擇這件事本身就也讓我吃了苦頭,雖然之後沒有什麼特別變化,但就是某天早上起床後,發現自己失去了對上主的信心。

經同修奇蹟的朋友提示(謝謝她和我討論),很可能失去信仰這件事本身就是自我懲罰,然後她也提到關鍵字「抗拒」,於是我去看了許自呈先生這篇文章:http://miracledoer.weebly.com/25945234162451524471/45

裡面有一小段讓我覺得稍微比較能推論(我的)小我的邏輯:

「事實上,小我唯一的目的就是抗拒神,跟祂保持分裂。可以說我們一輩子,噢不,自分裂起始以來,就無意識地在抗拒神。現在我們只是開始覺知到自己在做什麼而已。只要一天認同小我,抗拒就會存在一天,無論《奇蹟課程》練了多久。」

由於我放棄了一直以來的慣性,改而選擇相信奇蹟課程的說法,做出不自我懲罰的決定,不給自己定罪,這代表我選擇了正念,也就是「相信上主的存在」(註1),想必讓小我大吃一驚,所以要能夠一擊打垮我的做法,就是從根源處抽走我賴以維生的信仰:讓我不再相信上主。

唯有如此,它才能繼續"透過我"保持跟上主的分裂,繼續抗拒祂。

真的是沒有任何理由,在小栗子事件發生後三四天,睡覺起來就發現對上主信心全失了。

這個看似沒有任何理由就發生的狀態,其實一定有鬼,只是我不清楚小我是如何搞鬼的,到目前為止也只能做出前述的推論,我想在潛意識中,那海面底下的冰山,小我還堅固的存在著,不然怎能一覺醒來就失去了多年來對神的信心呢?試想間接讓自己的寵物的死亡發生,怎麼可能不自責自恨?我花了多少力氣去做不定罪的選擇,小我的反作用力也就有多大。

(在這邊有點好奇的是,假如在潛意識運作的狀態下小我搞鬼,那該如何覺察呢?因為潛意識本來就是難以覺察所以才叫做潛意識不是嗎?)

這倒也可以看出,小我對於我所做的選擇有多麼恐懼,否則它應該不會使出這像是大絕招的招數,因為抽掉信仰後,根本就無招可使了。

選擇正念,選擇不認同這個世界,需要有非常大的信心和堅定的信仰,既然能被推翻(指不信神),或許是一次釜底抽薪的考驗,把以前凌亂脆弱不堪累積起來的信念,砍掉重整,看看會不會淬煉出更純粹的信仰。

其實上次寫完雜感 5 後,我幾乎就對「靈魂暗夜」的狀態臣服了,臣服之後心定了很多,雖然還是不太平安(意念還是很難消停,腦中依然嘈雜,感覺很疲憊),但起碼少掉很多掙扎,能試著儘量安靜地等待。

重點是「靈魂暗夜」雖然一開始讓人很惶恐,但並沒有那麼可怕,一但臣服後會明瞭這也不過就是一種狀態罷了,只要不去貼標籤,就會少掉一些負面感受,即使失去對上主的信心,但長期鍛鍊下來各種自我覺察的法門並沒有離開我們,我們還是可以維持一定程度的平安,或至少,不要太過於被恐懼控制。

另外建議不要去向沒有失去過信仰的人吐苦水(無論是你多信任的老師或同修),他們不會明白這是種怎樣的狀態,比較大的機率是說出來的話會更加打擊你的信心,可以的話最好向有經驗的人求教,沒有親身體驗過失去信仰的人無論說出多有智慧的話,都不是我們當下能做到的;不要勉強自己,也不要自暴自棄,只需在生活中保持自我覺察和收回投射的功夫,然後繼續靜心等待。

不知能否作為鼓勵,我想分享一個特殊體驗:

7/11號那天下午,我正要打開奇蹟課程時,又莫名把書啪地蓋上,因為那瞬間,我突然體驗到平安,原本喧囂的各種雜念突然間都不見了,內心變得很安靜而毫無罣礙,跟平時靠著理智控制的止念截然不同,大概持續了一個多小時,期間我捨不得做任何事情,只是盡情地享受著這種純然的靜謐,在床上像小朋友似地因幸福而扭動,暫時脫離了這陣子內心的掙扎困頓。

事後兩三天,我幾度試著想靜心再回到那種徹底的寧靜中卻不可得了,類似的體驗我大概有過兩三次,完全是可遇不可求,甚至有想過是不是我幻想出來的,不過又是很真實的經歷。我只能推測要不是我的呼救終於有了回應,就是小我也有疲累退隱的時刻(?),在那瞬間由內在自性(聖靈?)當家,平安寧靜像濃濃烏雲中曙光乍現又消失,下筆此時我已快忘記當時的感覺,彷彿做夢一般杳無蹤影。

但這或許可以做為一絲線索,證明即使失去信仰、失去對上主的信心,我們跟祂的聯繫依舊還在。

註1:上主也可代換成神、愛、天堂、平安或內在智慧等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小羽毛行動工作室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蜂蜜紅茶
  • 讀了幾次,因為我沒這樣的經歷,很猶豫要說什麼才好。但今天突然覺得,就直接說好像也可以啊,因為,想幫妳打氣!不是加油,是打氣。(抱抱妳)
  • 謝謝蜂姐~妳真好(啾
    過了一段時間現在好些了

    其實我當時最難受的時刻
    需要的就是像妳這種單純的支持耶!
    反而不是一些什麼很有靈性的建議

    最終我想完全無懼的活著
    為此我不能放棄修心的路:)






    queen 於 2014/07/23 17: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