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我並不清楚「靈魂暗夜」是什麼,然而自從小栗子走後,某天早上起床我突然發現自己信心全失,我把這稱做我自己的靈魂暗夜。

如果失去了對上主的信心、懷疑起內在智慧和自性的存在,不叫作靈魂暗夜的話,那大概也只能稱作地獄,我從未經歷過如此狀態,我正身在地獄之中,這裡是一個茫然、漂浮不定、毫無依靠的可怕地方。

我假設靈魂暗夜是一個過渡期(不這樣假設的話就要瘋了,若一輩子都在這地獄中....),所以我想,該像紀錄情傷那樣也把這段歷程紀錄下來,若我有一天終於拾回信心,就可以告訴正在經歷靈魂暗夜的朋友,他們一定也可以走過。

往好處想,也許是我的耐受力又增強了,所以才能進入這麼難以形容的境地經受考驗,我照樣吃好睡好,也能和朋友聚餐暢聊,比較明顯的「症狀」是疲倦、經常性哭泣和類似抑鬱的情緒,我不知道憂鬱症是不是也差不多這樣,如果是的話那和憂鬱症的唯一區別是我很確定自己不用靠藥物來度過(吧)。

單只接觸一些靈性書籍和靈性資訊,跟腳踏實地的靈修確實有相當差異,我再假設(又是假設),現階段的變化可能是因為我更加深入自己內心而不得不面對的關卡,《找回祈禱的力量》一書中說:

「靈魂暗夜的目的,是為了讓我們經歷自己最大的恐懼,並從中獲得療癒。」

如今死亡對我而言已不是最大的恐懼,更別說愛情的成住壞空,那我也已經通過試煉了,走筆至此我突然有點領悟,小栗子的事情代表我可能超越或化解了某些陳舊信念,所以如今小我只能用讓我最害怕的事情來恐嚇我:上主不存在。

在這以前我從未設想過有天我會失去對內在力量(神)的信心,原來這才是最深的恐懼,且這恐懼巨大無比,人間沒有任何失落可相比擬(又是個假設,好吧也許只是我還沒經歷罷了,例如失去張逼雞(對死亡的恐懼)。)

但至少我熟稔小我的伎倆,它總是會無中生有,所以又可以假設,這些恐懼並不存在。

然而終究是一堆假設(這也反映出我失去信心的程度之甚),我不想臣服於小我帶來的幻覺之中,可是暫時找不到出路,結果還是只好臣服,現在這樣的臣服到底是臣服在生命之流下,還是小我的淫威下呢?抑或皆是or皆不是?亂七八糟的,先不想這個...

因為什麼都不能做,所以也只能臣服。

繼續操練奇蹟課程對我來說很吃力,尤其是失去信心之後更加如此,但就算練習時間縮水或偷工減料,至少還是每天乖乖把課文看完,我很想放棄,但不想放棄。

也許我該感恩?至少我覺察到自己進入靈魂暗夜。不管怎麼說這時還能有點幽默感總是好事,白莎阿頓提倡幽默感,與神對話也很幽默,「哈哈哈」。

我在想,或許我又僵化了,我認定對造物主充滿信心的狀態是我以往經歷過的那樣,所以對於現在無法回復到那狀態感到心慌,但會不會經歷這更深的轉化後,信心會以截然不同的面貌降臨呢?我是否該抱持更開放的心等待?

小我不利用這招的話,無法打擊我,因為我已深深了解不管我們多痛苦,都不是因為外在境遇事件,而是來自我們的價值觀和信念,因此唯一能讓我一蹶不振的方式,就是從根源處抽走我賴以維生的信仰,那麼來吧,我就看看跌到谷底是什麼樣,又不是沒跌過啊...

如果要依過去的經驗法則來看,每一次谷底低潮重生後我取回的力量有多大,那麼這次打擊的程度也可以預測將要取回的力量是前所未有的,不過我沒有信心。

只能先當個旁觀者,靜觀其變。

※網路上搜尋關鍵字靈魂暗夜,找不到什麼有幫助的文章,所以記錄下來我的狀態,希望對以後循線而來的同修有幫助,為求完整性願能記錄到進入新階段;當然我也知道外面沒有別人,這些文章其實不過都是寫給自己看的,故對我來說沒有持續的動力,所以關於靈魂暗夜的紀錄也可能斷頭。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小羽毛行動工作室

que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蜂蜜紅茶
  • 抱抱妳,黑夜會過去的
  • 謝謝蜂姐~
    寫完這篇文章後我才有徹底臣服的感覺
    也比較不那麼掙扎了
    這無事可做又無能為力的狀態
    好像只能等待
    又要不覺得自己在等
    跟愛情上的隔離有點異曲同工






    queen 於 2014/07/05 17:57 回覆